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旅游

人死之前是否会有特殊的征兆呢?有些事情科学都无法解释!


问题:怎样才能每天免费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只需要点击上方蓝字《凌晨一点阅》关注即可! 



1

    

  人死之前是否会有特殊的征兆呢?答案是肯定的!

  不信你仔细想想,在你身边某些人过世之前,你一定得到过这样那样的暗示,或者是一个奇怪的梦,或者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心惊肉跳,或者是没有来由的情绪低落,等等不一。只不过我们大部分联想不到这上面去,等到事情发生了,就会发现,其实早就有了征兆。

  当然,绝大部分人都是事后诸葛,人都死了才能反应过来。

  我家隔壁住着这么一位,我一直都喊他奎爷,有五十多了,身材很是魁梧硬实,是一把农活好手。

  奎爷身大力不亏,扛两麻袋玉米,都不带腿打颤的,农村打麦子用的青石滚,双手一抓直接就提起来了,往腋下一夹,单手攀树,能将青石滚放在树丫上,单凭这份力气,三乡四邻的就没有一个能超过他。

  奎爷凭着这份力气,以及自己的辛勤劳作,小日子过的很是红火,五十多岁三代同堂,当真是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谁也没有想到,他忽然就死了。

  在奎爷出事头天的夜里,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奎爷的儿子石头哥牵了一头大牯牛,路过一个大水缸,牛头塞进水缸里喝水,却怎么也拨不出来了。

  我醒来之后,并没有当做一回事,上午去三爷家玩的时候,还当笑话说了出来,当时正在喝酒的三爷,面色忽然变得很是难看,将酒杯一推,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长长的叹了口气道:“七斤,这事以后不要再说了。”

  我不以为然,只是不敢顶撞长辈,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

  第二天,石头哥和同村人喝酒,不知道怎么的,和人打起了赌,赌注是一顿酒菜,赌的是奎爷能不能将村口老井边的石井栏给扛起来,而奎爷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竟然也答应了。

  那石井栏四方四正,四面四根石柱子,上下两道石条子,长宽高各有一米五左右,厚度十来公分,上面雕了些云纹瑞兽,由于使用的时间久了,井栏内圈上被绳子磨出了一道一道的凹槽来。

  总之一句话,这玩意绝对轻不了,往少里说,也得有好大几百斤。

  井栏放在那里有些年头了,听说那口老井原先供养了整个村子的用水,不管有多干旱,水位从来没降过,后来淹死了一个女人,还是个孕妇,一尸两命,老井才逐渐被废弃了,但井栏仍在,井中也一直有水。

  这个赌约,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都跟去村口看热闹,我也是其中一个,奇怪的是,当我第一眼看见奎爷的时候,总觉得奎爷的头发湿漉漉的,就像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面色也有点灰暗,好像有一层雾气蒙在奎爷的脸上一般。

  可在场的这么多人,好像谁都没有发现,只是一个劲的起哄,除了石头哥支持奎爷以外,没有一个人相信奎爷能赢的。

  但奎爷却赢了!

  奎爷不但赢了,还赢的很漂亮,将石井栏一直扛到了那户人家门口,堵着人家的大门,直到那人服服帖帖的认输了,才大笑着将石井栏扛了回去。

  所有乡亲都在赞叹奎爷的天生神力,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奎爷将石井栏重新放在井口上的时候,井中响起了一阵水花声。

  我却听到了,而且异常清晰,水花声就像在我耳边响起的一般。

  我下意识的走到井边,探头向井里看了一眼,井很深,里面黑幽幽的,根本看不到底下的情况,就像一个准备择人吞噬的黑洞,莫名一阵寒意从脚底升起,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身上的汗毛刷的一下就立了起来,几乎将衬衫都撑离了皮肤。

  我正准备退开,井中哗啦一声,陡然有了点朦胧的亮光,就像有人在井水下面点了支蜡烛一样,随即井水“咕嘟咕嘟”的往上冒,就跟开了锅似的,好像有什么东西想从井下钻出来。

  我努力睁大了眼睛,隐约看见在水面之下,有一道黑影在井水中快速的绕圈游动,使井水形成了一个漩涡,黑影大约一米来长,看着有点像是一条鱼,可由于光线实在昏暗,又无法完全确定。

  刚看到这里,漩涡之中,忽然升起了一片漆黑的木板,一边宽一边窄,看着有点眼熟,还没来及反应过来,那木板已经迅速的升出了水面,约有两米高,四面各有一块黑漆漆的木板钉住,就像一个直立的盒子,就这么立在水面上,只是大概时间久了,四周有了些许缝隙。

  这一下,我看清楚了,顿时脑袋“嗡”的一声,这分明是一口直立在井中的棺材啊!

2

    

  老井之中,怎么会有一口黑色棺材呢?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而且诡异之极,导致我的头脑有点短路,身体好像也不听使唤了,嘴巴张的老大,却发不出声音来,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口棺材就这么直立在水面之上。

  此时井中的亮光已经越来越强,光线竟然是从那口黑色棺材四周的缝隙中透露出来的,一种朦朦胧胧的黄光,光线很柔和,光看着这光线,就有种说不出的舒坦,两只眼皮子不由自主的往一起粘了起来。

  就在这时,有人猛的拍了我一下肩膀,笑道:“怎么了?七斤,是不是被我爸吓到了啊?”

  我陡然一下惊醒,回头一看,却是石头哥正一脸笑容的看着我,那笑容里,满满的全是骄傲和自豪,分明还沉浸在奎爷扛起石井栏的兴奋中。

  要摆在以前,我肯定称赞一番,毕竟奎爷这力气真不是盖的,可现在我哪里有心思管这些,随口附和了一句,急忙转头再向井中看去,井中早已经恢复了黑幽幽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哪里有什么棺材。

  我急忙退到一边,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不知道是自己看花了眼,还是恐怖片看多了,想象力太丰富,竟然会幻想出这么渗人的事情,可那感觉实在太过真实,黑色棺材直立在井中的一幕,就像一幅画一样,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隐约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

  当天晚上,那户人家准备了一桌酒菜,除了石头哥和中午酒桌上的几位,奎爷也是座上客。

  这顿酒,成了奎爷最后的晚餐。

  第二天一大早,奎爷的尸体被乡亲在井台边发现了,整个人浑身湿漉漉的趴在石井栏上,脑袋耷拉着,似乎是想钻进井里去。

  等乡亲们将奎爷的尸体放下来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了,一张脸惨青惨青的,一双眼睛瞪的好大好大,早已涣散的瞳仁之中,满满的全是恐惧。

  等到我听到这个噩耗的时候,瞬间想起自己那个奇怪的梦来,以及那在耳边响起的水花声,还有那口直立在井中的黑色棺材,顿时就是一阵昏眩。

  一切的一切,都对得上号,奎爷临死时的姿态,像极了梦里那脑袋钻水缸里拔不出来的牛,而石头自然就是那牵牛的人,要不是石头哥和人打赌,奎爷也不会死,那口棺材,自然是象征着奎爷的死。

  可奇怪的是,为什么会是我梦到呢?井水中的黑影是个什么玩意?为什么就我看见那口棺材了呢?

  但我什么都没说,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别说别人了,我自己都更倾向与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

  这事并没有就这么过去!

  有时候,老天爷也挺不厚道的,雪上加霜的事没少干,而且,总是喜欢逮着一家人往死里整,不整的家破人亡决不罢休。

  人死入土安葬,各地大多如此,天葬之类的毕竟是少数现象,我们这原先都是肉身下葬,后来执行了火化政策,葬的只是骨灰,可即使是火化,也会换上一套崭新的寿衣,放入棺木内,摆在灵堂里供亲友祭拜三天,然后才送去火化,入土为安。

  可就在给奎爷换寿衣的时候,又出了一件怪事。

  奎爷不肯闭眼!

  不但不肯闭眼,还眼泪哗哗的流,顺着两边眼角往下淌,将寿枕都打湿了一大片。

  看到这个情景,家人自然是伤心欲绝,乡亲们就讨论开了,有说奎爷放心不下家人的,有说奎爷有心事未了的,也有人说奎爷死的不甘心的,议论纷纷。

  当下石头哥就请了老太爷来,老太爷七十多了,辈分极高,当了一辈子赤脚医生,全村就没有没受过他老人家恩惠的,可谓德高望重,当下也不推辞,到了灵堂,上前说起了慰灵词,无非就是村上父老乡亲,会照顾他家人的,石头哥也成家立业,后继有子了,让奎爷放心闭眼的话。

  慰灵词说了一遍,伸手将奎爷的眼睛闭了起来,手指刚一离开眼皮,眼睛立刻就睁开了,眼泪水反而流的更多了。

  老太爷无奈,只好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番,可依旧无用,只要手指一离开眼皮子,奎爷的眼睛立刻睁开,双目流泪不止,等到第三次睁开的时候,已经流起了血泪来。

  死不瞑目,血泪长流!

3

    

  虽然大家都说不出道道来,可稍微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好兆头!所有人都慌了起来,甚至有平时关系不怎么亲近的,都找个借口离开了。

  我更是浑身发冷。

  就在这个时候,三爷来了。

  三爷是我父亲的亲弟弟,比父亲小五岁,今年也三十有九了,和父亲长的很像,只是看上去很年轻,就像三十刚出头的人。

  但性格一点都不像,父亲仁厚,每天脸上都挂着微笑,在村里人缘相当好。三爷却有点孤僻,除了和我家亲近,和村上乡亲从不来往,平时话很少,喜欢一个人喝闷酒,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还看见过他好几次都站在村口看着远方发呆。

  我一出生时,三爷并不在家,我出生时七斤整,所以乳名就叫七斤,一直等到我九岁生日那天,三爷才从外面回来,给我取了个正式的名字,叫徐镜楼,取自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这两句诗词,很有点意境,可乡亲们还是习惯叫我七斤。

  三爷回来后,就住在祖屋里,深居简出,也不见他劳作,却也不缺吃喝,不管谁家婚丧嫁娶,从来都不走动,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来到了奎爷的灵堂。

  可三爷一进门,满灵堂的人,刷的一下都闭上了嘴,就像嘴巴都贴了封条一样,一个个的眼神中,都透露出一丝怪异来,灵堂里的气氛,猛的一下凝重了起来。

  我有点奇怪,乡亲们这种态度,让我很不明白,虽然三爷平时不怎么搭理人,可也没恶劣到这种地步,怎么今天一出现大家都这个模样呢?

  更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太爷上前一步,面色一沉道:“三子,你来干什么?”

  老太爷辈分极高,这么喊三爷很正常,可这语气却极不友善,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赶人了,就连我的脸,都烫了起来。

  三爷阴着个脸,抬起眼皮子来,冷冷看了一眼老太爷,也没搭理,直接走到奎爷的尸体旁边,一伸手就按在奎爷的双眼之上,沉声说道:“老奎啊!放心去吧!你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缺德事,老天爷不至于断了你家香火,有我在,保你不会绝后。”

  一句话说完,双指一收,转身就走,几步出门而去。

  说也奇怪,三爷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说完,再看奎爷,血泪也停止了,眼睛也闭起来了,苍无血色的脸上,甚至露出一丝宽慰的神情来。

  三爷一走,灵堂里立刻响起了议论声,就没有一个是说三爷好话的。

  我的好奇心,却被钓到了嗓子眼!

  太多的疑问了!奎爷死不瞑目,血泪长流是怎么回事?三爷对奎爷尸体说的话,老太爷不是没说过,可一点用没有,为什么从三爷口中说出来,奎爷就闭眼了呢?为什么大家对三爷都这个态度?

  当下我立即转身追了出去,我并不是一个能沉得住气的人,得找三爷问个明白。

  刚到灵堂门口,奎爷家的大黑狗忽然蹿了出来,对着我的腿肚子就是一口,我本能的一躲,腿是躲过去了,可裤子却被那大黑狗撕破了一道口子。

  我气的抬起一脚,将大黑狗踢飞了出去,刚要责骂,那大黑狗扭头就跑。

  大黑狗刚一开跑,奎爷家就闹开了,什么鸡鸭鹅、猪牛羊,一样不落,全都疯了一般,大黄牛将牛绳都挣断了,一起往外跑,拦都拦不住,一时间鸡飞狗跳,猪走牛奔,一股脑儿向村口涌去。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灵堂里的乡亲们,石头哥也出来了,一见这场景,急忙上前抓住半截牛绳,想将牛拉回去。

  一头牛有多大劲,发起疯来,人怎么可能拉得住,一挣就将石头哥拉倒在地,拖出几步远,石头哥手一松,大黄牛就奔了出去。

  大家全都跟了上去,我也心中纳闷,急忙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村口,那只大黑狗最先到达,一纵身跃过石井栏,直接跳入了老井之中。

  紧接着那黄牛也跳了下去,鸡鸭鹅猪羊什么的全都钻过石井栏,一个接着一个跳了下去……

4

    

  我顿时傻眼了,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忠犬殉主的事,我倒是听说过,大概是七几年的事,田地刚分到户没多久,隔壁大队有个孤寡老人养了条大黑狗,老人过世之后,那大黑狗趴在坟边不吃不喝,活活饿死了,村上人念其忠义,就将那大黄狗埋在了老人的坟边。

  当时条件并不好,虽然不至于挨饿了,可也没多少荤腥,就有两个青皮趁夜将大黑狗扒出来给吃了。那个年头,煮一大锅狗肉的香味,能飘一个大队,哪里瞒得过去,结果就被人发现了。

  这可不得了,大队长亲自带人将两个青皮给捉住了,绑在大柳树上,就用柳树条抽,抽了整整几个小时,抽断了几十根柳树枝,才给放了,还责令两个青皮将狗皮给埋回了原处。

  过了几天后,其中一个青皮的身上,忽然长出了一撮一撮的黑毛来,像极了黑狗毛,而且两边的牙齿也开始变长,嘴里还直流涎水,眼睛都冒绿光,见人就追着咬,乡亲们无奈,把他绑了起来,当天就死了,死的时候,浑身都长满了黑毛,家里人也没敢留尸设灵,直接拖去火葬场烧了。

  另一个则疯了,整天在村子里喊:“世风日下,人不如狗!”喊来喊去就这两句,过一段时间之后,就不知道去哪了。

  所以说,黑狗殉主,我还可以理解,可这些鸡鸭鹅牛猪羊凑的哪门子热闹?

  刚想到这里,老太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作孽啊!这是要全部拉去填井陪葬啊!三子,徐家三小子呢?你惹出来的祸,你自己扛着,别祸祸乡亲们呐!”

  我听的一愣,这关三爷什么事?

  刚想到这里,石头哥已经拿了一捆绳子来,喊乡亲们道:“都来帮帮忙,把东西捞上来。”

  这些东西是石头哥家的全部家禽家畜了,那猪都两百多斤了,眼瞅着就能卖钱了,还有牛羊什么的,给谁都得捞上来,死了也能杀点肉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三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不要捞了,老奎要带走,就全让他带走吧!带走些禽畜,总比带人走要好。”

  话音一落,三爷已经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老太爷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老太爷,人不是这样做的。”

  一句话出口,老太爷的脸上忽然一僵,随即手中拐杖猛的一顿道:“罢罢罢!我老了,你们折腾吧!”一句话说完,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神色来,转身站到了一边,不说话了。

  石头哥却喊了起来:“三爷,你就别搞封建迷信那一套了,这么多的家畜,牛羊都在里面呢,一半的家当了,来来来,大家搭把手,将我放下去,我将绳子系到牛羊身上,你们给拉上来。”

  石头哥说的也是实情,在我们乡下,粮食是一半的收入,家畜是另外一半的收入,所以我立即走了过去,准备帮忙。

  可话刚落音,老井之中,忽然响起了一阵水声,哗哗直响,随即鸡飞狗叫,顿时如同开锅了一般,大家急忙围了过来,都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当时正好在井边,一转身探头一看,就看见井下忽然亮了起来,猪狗牛羊鸡鸭鹅都挤在井下,一个个拼命扒着井壁向上扑腾,像是十分恐惧。

  可井壁上生满了绿苔,滑不留手,又是直上直下,陡峭无比,哪里扒拉得上来,随即哗啦一声,所有的东西一起沉了下去,只留下水面上一道一道的水纹。

  紧接着亮光消失,井下又恢复了黑幽幽一片,等乡亲们围上来的时候,已经死一般的寂静了,就像跳进井中的那些东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顿时傻眼了,这些东西哪去了?难道说在这井下,住着个庞然大物,一口将这些东西全都吞了?

  石头哥也看见了,一张嘴张的好大,直愣愣的盯着井中半晌,终于缓过魂来,将井绳一收,一句话不说,面色铁青,转头就往外走。

  可他刚转身,外面就有人气喘吁吁的喊道:“石头,石头,不好了!不好了!奎爷……奎爷跑了!”

5

    

  这一声喊的,可炸锅了!

  奎爷已经死了!在场的人几乎都看见过奎爷的尸体,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死人怎么跑?

  人群顿时全部向奎爷家的方向涌去,这说白了,就是诈尸了,谁都想去看看,我也一样!

  可我刚想随着人群移动,胳膊就被人一把抓住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你小心徐关山,很有可能要对你下手了。”

  我听的一愣,这是老太爷的声音,徐关山则是三爷的大名,急忙转头看去,老太爷却已经松开了我的胳膊,没事人一样随着人群离开了,就像那句话根本就不是他说的一般。

  我顿时一阵迷茫,老太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三爷为什么要对我下手?

  这句话让我愣了半天,人都走远了,我才想起来追上去,想问问老太爷这究竟是怎么个意思?

  可等我到了奎爷家灵堂的时候,顿时就傻眼了。

  灵堂里围了好多人,正在议论纷纷,棺材盖被掀翻在地上,斜斜的靠在棺材上,棺材前的灰盆都砸碎了,未出殡之前,先砸碎了灰盆,这可是大忌讳。

  而棺材里空无一物,奎爷的尸体竟然真的不见了。

  石头哥的媳妇,正煞白着脸,磕磕巴巴的说着事情的经过,说的很玄乎,但我却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

  由于还没有火化,棺材只是虚盖着的,并没有上钉,就在我们被那些家畜引去老井之后,棺材里忽然响起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里面的人,在用指甲抓挠着棺材盖一样,随即就传出一阵推动棺材盖的声音,咔咔的,紧接着就猛的一下翻了下来,棺材里面的奎爷,笔直的站了起来。

  这一下可将留在灵堂的几个人吓得不轻,好在奎爷并没有攻击人的意思,直接双腿不曲,从棺材里跳了出来,一出棺材,行动极快,三两个纵身之间,奎爷已经不见了。

  听石头媳妇说完,我心里不禁嘀咕了起来,这事情发生的时间段极为凑巧,正好赶在我们大部分人都出去了,灵堂里只有几个妇女和孩童,而且发生的极快,前后也就一分多钟,好像是算准了时间似的,未免有点太过巧合了。

  不过村子就这么大,附近又没有山林可以藏身,如果发动乡亲们全部出动的话,奎爷这么大一具尸体,也不算太难找,可就是一想到奎爷是自己诈尸跑了的,心里就有点发毛。

  发毛归发毛,乡里乡亲的,又是隔壁邻居,总不能不帮忙,何况我也十九了,都是大小伙子了,不伸手也说不过去。

  当下三三两两的一组,就分散出去寻找奎爷去了,我和同村的两个小伙子,也都二十来岁,三个人一组,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也有点发怵,每人还抓了一根白蜡杆子防身,这玩意极为坚韧,防身确实是好东西。

  当然,能不用上,还是不用上的好,对方即使已经化身僵尸了,也还是奎爷。更何况,这么多人搜寻,不一定就会被我们碰上。

  可是,老天爷却好像存心和我作对似的,奎爷的尸体,偏偏就被我们三个遇上了!

  我们三个在村上转了半圈,到了三爷家门口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奎爷的尸体,正笔直的跪在那里,脸色铁青一片,一双眼珠子竟然圆睁着,只是已经没有瞳仁了,白茫茫的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