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美容

班长“逼”着我吃肉

“一排打饭!”厨房值班员刚说完,我就端着盘子走到餐车前。红烧茄子、麻婆豆腐……全是我的最爱,尤其是那爽滑润口的红烧肉更是让我胃口大开。然而说起吃肉,这里面还有些故事。

我从小就不吃肉,从记事起,我就不知道“吃肉”是啥滋味。不是因为家贫吃不起,而是自己不想吃,连面条里有肉末也不喜欢。我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直到入伍后才“破了戒”。

刚到部队时,每次开饭我总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炊事班也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似的,每道菜都有肉的“踪影”。无奈,我只好挑一些素菜果腹。说好的“六菜一汤”,到我这里就成了“两菜一汤”。

随着训练强度不断加大,没过多久我的身体慢慢出现不良反应。那天,新兵营组织3公里跑摸底考核,刚跑出去没多远,我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路边。“营养不均衡导致身体发虚,多吃点肉就好了。”军医的嘱咐让紧张的班长顿时松了口气,而我却紧张起来。

为了让我的营养跟上去,班长整天苦口婆心劝我“吃点肉吧”,还时不时给我灌输一些“人是铁,肉是钢,一顿不吃想得慌”的“歪理”。每次开饭,班长都会热情地把自己盘里的鸡腿放到我碗中,叮嘱我不要辜负他的一片心意。然而每次班长放到我碗中的美食,都会被我“移花接木”到一旁战友的嘴里。就这样,我俩僵持了一个多星期。

终于,让班长再次逮到机会。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我再一次病倒了。打病号饭的重任,也落在班长肩上。“开饭喽!”班长笑眯眯地端着饭菜走进来。“两个馒头夹着一点菜,再配上一碗粥。”班长破天荒地没有逼我吃肉,这不禁让我放松下来。

“咕噜”,肚子不争气地叫唤起来。我一把抓起馒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咦,味儿不对啊?”我掰开馒头一看,原来里面夹着一点肉。我知道,又中了班长的“计”。“好吃吗?专门为你准备的。”看着班长那真诚而又期待的眼神,想着近半个月来班长的煞费苦心,我感动不已。

原本让我抗拒的肉,此时吃在嘴里却那么香。一鼓作气,我将班长精心准备的夹肉馒头吃个精光。在班长每日精心准备的“食补”下,我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训练成绩也跟了上去。前不久,在连队组织的考核中,我还夺得多个课目第一。

(梁 晨、乔红旺整理)

班长“逼”着我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