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平面

电影剧本《烽火悲情》(连载二十五)||王耀成、王泽坤

烽火悲情   

           作者:王耀成、王泽坤

(接上)

177、日军县大队院内  夏夜

山本土源和日本兵们在大院操场上举行篝火晚会。

山本土源和几个日本兵围着篝火跳日本舞蹈,其余一些日本兵围看。

山本土源招呼周围的日本兵:“来,一起跳啊!谁跳,明天允许谁去玩***!”

周围的日本兵们都高兴地呼喊着加入跳了起来。

房脊后面的李存义一手拿着一颗手榴弹,用嘴同时拉了弦,扔到篝火堆里。

手榴弹在篝火堆里爆炸了,死伤一片,其余逃散。

房顶上的李存义微笑着,内心独白:“这样杀鬼子才解恨!这就是你爷爷的赏金!”

李存义跳下房,又弹跳到大院墙外。



178、日军县大队大门外  日

一对学生打着白布黑字的“日本鬼子投降了”、“打到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滚回去”等横幅从大门里出来。阵势既是庆祝日本鬼子投降,又像为日本鬼子出殡。

男女学生分别高呼着“日本鬼子投降了!”、“打到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

大门两旁是围观的人群。衣衫褴褛的李存义也在人群里观看。

学生队伍后面,是中老年男女秧歌队,他们有几个举着日本鬼子投降的纸扎人,边跳边上下晃动着纸扎人,同时踩着秧歌队的鼓点念叨着:“锵格锵格锵锵嘁,锵锵嘁锵嘁锵嘁;锵格锵格锵锵嘁,锵锵嘁锵嘁锵嘁;锵锵嘁锵嘁锵嘁!”

秧歌队后面,是几十个国军士兵持枪押着山本土源等八十多个日本官兵。

山本土源断了一条腿和半节手臂,拄着单拐,走在日本官兵队伍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类似山本土源的伤残官兵,其余日本官兵跟在后面。

两旁的人们向日本官兵扔着菜叶、西瓜皮、土、沙子等杂物。

人群里的李存义走出人群向大门里望着。

身着崭新国军军官服的高运营长、杜德清连长以及庞晓东等几十个国军官兵,跟在日本投降官兵队伍后面走出大门,高运和杜德清边走边交谈。

高运笑了笑:“游街示众,也算是我们的一种‘国粹’啊!”

杜德清说:“这很能羞辱人的。是商会反映了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不算我们虐待俘虏!”

李存义傻呵呵地跟在高运和杜德清身后,听着他们的说话。李存义喊着:“投降喽!投降喽!”

杜德清回头讨厌地骂了李存义一句:“疯子,滚一边去!”

李存义只是低声憨憨一笑,继续跟着他们。

高运责备杜德清:“不要这样,他也是高兴得嘛!”

高运问杜德清:“李排长后来有消息吗?”

杜德清答:“没有。前些时,有人又干了鬼子一家伙,那不,前面的那个少佐,就是那次炸残的,估计还是他干的。”

高运哈哈笑了笑:“这家伙!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李道中副师长也是,几次电话里也都要问到他!”

跟在高运他们身后的李存义,憨憨地点着头,微笑着,眼里涌出泪水。

闪回:高运营长背着负伤的存义撤离。

高运从兜里掏出一块大洋,向身后的李存义边走边侧了侧身,瞟了一眼李存义,把大洋扔到李存义手里:“胜利了,买糖去吧!”

李存义向高运连连作揖道谢:“胜利喽!投降喽!”

高运问杜德清:“沙城那边的鬼子集中过来了吗?”

杜德清答:“过来了,都在里面,一个小队没剩几个。收拾了,又补上;补上了,又给收拾了。再多,也经不住一茬一茬的割韭菜呀!鬼子霸占了他家酒坊,杀死了他爹和两个哥哥,仇大的哩!”



杜德清伸长脖子看了看前面:“大队加小队,就这八十来个!”

杜德清看了一眼高运:“一个人,连吃六个大队长、中佐级别的,又收拾了二百多鬼子兵。擒贼先擒王,群龙无首,打压士气!原先我们认为,是他杀的鬼子急了,去找我们报复,给我们造成了压力。回头看,也是他帮了我们,使得鬼子几次围剿我们,都因为他们的长官突然被杀,取消行动。难以想象,确实是个奇迹!奇迹啊!记得他每次总是和我们说,这样打不行,打不过鬼子的,自己伤亡太大。他倒好,单打独斗,毫发无损!”

李存义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内心独白:“打鬼子毫发无损,是你们让我变成这个样子!”

高运默默地点着头,喃喃自语着:“这是游击战的灵魂!是最高境界的游击战!”

李存义点点头,内心独白:“这样杀鬼子才解恨啊!”

杜德清说:“高营长总结评价的太好了!”

高运说:“这是李副师长对他的评价!”

李存义忽然看见旁边一个小女孩挎着篮子卖糖块、香烟,把高运给他的一块大洋,递到小女孩手里,随手抓了三五块糖。

小女孩拿着大洋追着他:“哎疯子,找不开你这么多钱!钱我不要,糖你就吃吧!鬼子投降了,大家都高兴!”李存义微笑着把小女孩推到一边。

小女孩怔怔的神情。

李存义拿着三块塘,伸手从高运和杜德清胳膊中间递到高运手里。

高运回头看了看李存义。李存义笑笑:“胜利了!投降了!”高运朝李存义微笑了一下,见李存义没有给杜德清糖,就把手里的给了杜德清一块,又给回李存义一块,自己剥开一块放到嘴里。

杜德清把糖放到嘴里,看了一眼李存义:“你也认得大官呀?!”

李存义点头憨憨一笑:“是,也不是!”

高运看了李存义和杜德清一眼:“他是高兴的!他也代表了人民的心声啊!”

李存义点点头,憨笑着。

高运忽然站住,严肃地低声问杜德清:“往北平押送的工作,安排妥当了吗?”

杜德清挺了挺胸,压低声音:“安排好了!”

高运瞪着杜德清:“过去是战斗任务,战场上我们可以全部歼灭他们;现在是政治任务,一个也不能有什么闪失!你们一定要确保周密安全!”

杜德清凑近高运耳边:“是这样……”紧跟在高运、杜德清背后的李存义听着他们的谈话,憨憨地微笑着。

长长的游行队伍,两旁挤满观看的人。锣鼓声越发地激昂起来。


(未完待续)

声明:该剧本观点与本平台无关,著作权、解释权归原著者所有。  


责任编辑:陈丽萍

编       审:陈丽萍

后期合成:郑    伟


本公众号面向中小学校、幼儿园和社会各界征集各类艺术作品,诗歌、散文、教学随笔、班主任工作手记、小小说、中小学生作文、生活感悟、时政述评、家庭教育、历史剖析、剧本、幼儿诵读经典等,欢迎作者携音频投稿,作者随作品附照片及简介,投稿邮箱1120920690@qq.com或微信zwaj19851128,非诚勿扰。



长按识别关注我们


公众号ID:jlczyyscm2018

您的关注和转发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点赞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