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平面

远嫁三年没回家,给妈生日买副镯子手机忘挂断,听到对话我腿发软

  每个女人,都期望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我也一样。


  今天,我嫁给了爱了十二年的男人,只不过,用的是我姐姐秦佳梦的名字……


  我和姐姐虽然有着一样的面孔,但从小我就因为医院的疏忽,被送进了孤儿院。


  直到三年前,我才回到秦家。


  我这个野姑娘,和偌大的秦家格格不入,但因为从小没有父母,我处处小心,希望融入这个家,希望得到父母的宠爱。


  所以在前天,父母,以及姐姐求我替她嫁给纪擎轩时,我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


  一是因为我爱纪擎轩,二是我第一次觉得被家人需要,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纪擎轩婚礼仪式结束后就匆匆离开,对我连一句交代都没有。


  看着手上的钻戒,我的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楼下传来汽车发动机熄火的声音,是纪擎轩回来了,我走到镜子前,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有些紧张的走出卧室。


  下楼。


  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在门口等着。


  看见纪擎轩进入,我扬起一个妻子该有的幸福笑容,将拖鞋摆在男人脚边,喊了声,“老公,你回来……了”


  我话没说完就闻见空气里飘散着的酒味,里面还夹杂着浓郁的香水味……


  不禁鼻子一酸。


  这一晚他去哪了?


  答案,不言而喻。


  可,我知道自己的任务,我是替姐姐嫁进来的,我和纪擎轩的关系,关乎着秦家和纪家的合作。


  想到这个,我虽然心里满是失落,还是努力微笑。


  不顾男人的无视,依然跟着她上楼,喊了一声,“老公。”


  抬眼,却看见男人已经脱去衬衫,精壮的肌肉在卧室暧昧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性感。


  我连忙转过身去,正想道歉,就感觉一只强有力的胳膊从身后绕过来。


  在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已经将我抡起,等我再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被仍在了床上。


  虽然床铺柔软,可我摔得太高,背部隐隐生疼。


  我看见纪擎轩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被逆在月光之下,我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深深的寒意。


  下一秒,男人突然开口,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这个问题,让我的心里一阵慌张,但还是说道,“秦,秦佳梦……”


  我不叫秦佳梦,我叫秦佳淇。


  但我不能说自己的名字。


  我刚回答,男人直接压下身来,他一只手死死抓着我的头发,强迫我看着他,一字一顿问道,“秦,佳,梦,是吧?”


  这时,我才看清他的脸,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此时没有丝毫温度,而是——


  渗入骨髓的恨!


  他在说姐姐的名字时,黑色的眸子里带着讳莫如深的狂躁。


  明明是盛夏,我的额头却泛起一层细密的冷汗,满心慌张。


  头发被他拉扯着,脸不能转,只能这样看着他,尽可能大幅度的点头。


  心,早就高高悬起。


  纪擎轩似乎是见我承认,看着我的眸子愈发变冷,开口,“既然你今天来了,就要做好觉悟,我,从来不是什么善人!”


  早上,我醒了,昨夜的一切如梦魇一般在脑海中汹涌浮现……


  我的第一次,我的新婚夜,被纪擎轩像仇人一样的对待。


  打破了我之前所有的幻想。


  身边的床铺早已凉透。


  雪白的床单上一点朱砂血格外刺眼。


  我起身去浴室忍着疼痛洗了个澡,换好衣服,把床单换下来。


  出门,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见纪擎轩坐在长方形的餐桌旁,一边看报纸,一边吃早餐。


  早晨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男人的侧身,显得温暖而神圣。


  偷偷爱着他的十二年里,嫁给他,和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早餐,曾是我不敢奢望,却又是魂牵梦绕的事情。


  如今成真,我却不敢向前一步。


  昨晚他如野兽一样的侵占,时时刻刻提醒着我,我从来不曾了解这个男人。


  “秦小姐,您醒了。”


  在我注视着纪擎轩时,佣人已经看见了我,在楼下客客气气跟我打招呼。


  她没有像昨天一样叫我夫人。


  而是叫我秦小姐。


  我的心微微一颤,虽然心中升起的不满,但因为自己的身份,却不敢质疑,只是把我昨夜心有余悸的恐惧藏好,下楼,坐在纪擎轩对面。


  佣人把饭端过来,我没胃口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口。


  抬头,发现纪擎轩与我一样,面前的餐几乎未动。


  不知自己是为了调节气氛,还是为了改善这段不知道能不能继续下去的婚姻,用温柔的声音开口,“对不起,今天我起晚了,明天开始,我都会早起为你做早餐。”


  我的身上,如果哪件事情能算得上是特长,那一定是做饭了。


  说完,我本来犀利还有些期待,纪擎轩却扔掉手上的餐具,起身,神情依旧冷漠,“走吧,车在外面等着呢。”


  “去哪?”我看着男人似乎有些不悦的神情,一时有些慌。


  担心是自己说错了话。


  我从来不是内向的人。


  在纪擎轩面前,连呼吸,仿佛都会卑微到泥土里。


  男人此时已经走到门口开始换鞋,头也不回的回答,“回门。”


  我坐着纪擎轩的车,到了秦家。


  在进门之前,我都以为,纪擎轩之所以这样对我,是因为不满这桩婚事,并不是因为发现我不是姐姐。


  可,在我随他进门,看见昨天我已经送到机场的秦佳梦,此时却随着父母站在客厅里。


  一双眼睛肿的和桃子一眼,一看就是哭了很久。


  站在她旁边的父母,面露怒色。


  我看了一眼纪擎轩,第一反应是——他已经发现替婚的事情了,所以找人把秦佳梦抓回来了。


  我心中一片慌乱。


  纪擎轩在这座城市,不能说可以呼风唤雨,但是如果想和谁过不去,那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也就罢了,现在牵扯了父母和姐姐……


  在我心中一片自责,纠结着等一下要怎么解释时,却看见纪擎轩几步上前,一把搂住哭着的秦佳梦,低头安慰,“你没事吧?”


  男人的目光中渗透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