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设计

故事新编 | 大黄与雅子。



《爱情故事》

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男生和女生的故事,于是顺着思路将脑子里的东西一一用文字呈现。全文一气呵成,所有的场景和情节都信手拈来。细细想来,学生时代的爱情的确很美好啊。也许我没有拥有很多,但是我却想把我拥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你。






       雅子从教室里出来以后就气呼呼的,走在马路上一边踢着路边的小石子一边念叨着:“我是不会再原谅你了,如果你不找我道歉的话。哼!”然后继续自言自语的走着。
    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去哪,雅子一下子又懵了,冷静下来以后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冲动了,就这么不顾一切地跑出来,而且她转身看看,后面大黄也并没有跟过来。于是她更气愤了,跺了跺脚又哼了一下。
    她跟大黄吵架了。

    起因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大黄姓黄,自从雅子跟他谈恋爱以后就想给他取个独树一帜的昵称,然后想了很久便叫大黄。但是大黄不乐意了,这昵称怎么听怎么像狗的名字。这天雅子又在大黄身边“大黄,大黄”的叫着,还带着戏谑的语气。大黄正好在玩游戏,一局输了以后便怒上心头,对着雅子低吼道,“说了多少次了,不准再叫我大黄。”雅子没有感受到大黄的怒意,叫的更欢了,还带着一些娇嗔。这下大黄受不了了,站起来使劲拍了下桌子,“你再叫一句试试。”雅子被吓到了,不说话,然后带着哭腔跑出了教室。大黄正在气头上,看到雅子跑出去知道吓到她了,但是他不为所动,重新拿起手机自顾自地又玩起了游戏。
    雅子站在马路边站了很久,累了以后蹲在地上画圈圈,心里一直在祈求,那个臭家伙,怎么还不来找我。哼,再也不会原谅你了。
    其实雅子自己心里也清楚这就是气话。只要大黄一出现,她马上就会扑到他怀里,然后狠狠地抱紧他。
    在大黄面前,雅子没什么尊严。她本来就是个没有什么脾气的小姑娘,在大黄跟她表白之前,她就一直对每个人都笑呵呵的,一副傻样。



    说起大黄向雅子表白,那可有趣了。雅子在班级里并不是一个存在感很强的人,大黄第一次注意到雅子是因为雅子的笑容太灿烂了。那天雅子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一个近乎弱智的笑话,然后她觉得很好笑,便说给同桌听。但是还没讲完雅子便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同桌一脸淡然地看着她,无语地说道:“你能不能讲完再笑。”还好同桌一直都知道雅子就是这么一个人,所以她也没生气。但是雅子真的就有点过分了,笑得停不下来,还捂着嘴笑得很大声。这时候的大黄正在游戏的空当上发呆,听到了如此张狂的笑声便抬头望去,映入他眼帘的便是雅子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那一刻,窗外的阳光明亮,洒在雅子的头发上,金黄金黄的,雅子的八颗牙齿完美的露在外面,大黄愣神了。
    之后大黄便注意上了雅子。他发现雅子很喜欢笑,大事小事或者好笑不好笑的事物都能让雅子笑得停不下来,他心想,这可真是一项异于常人的特异功能啊。
    别人问雅子早上吃的什么,雅子咯咯地笑然后回答道稀饭和牛奶。同桌说雅子把你的书借我看看,雅子哈哈笑然后说好。同桌就问雅子,你一天天的都在笑什么呢,什么事情这么好笑?然后雅子又笑,说没什么啊。
    大黄和雅子第一次说话是在食堂。那天,雅子和同桌一起去食堂打饭,正好大黄看见了,就等在她们后面排队打饭。
    到雅子打饭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卡里没钱了,那天好巧不巧的,同桌卡里的钱只够买一份饭。然后雅子就急了,因为打饭的食堂阿姨一直催着雅子,说后面的人还在排队。大黄什么都没说刷上了自己的卡,雅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大黄拉走了。大黄自己并没有买饭,他对雅子的同桌说,你们去那边吃吧,雅子和同桌用同样疑惑的眼神看着大黄,大黄冲雅子说,看什么呀,去吃饭啊。然后雅子就傻乎乎的和同桌去吃饭了。



    真正告白那天是在一节体育课上。那天体育老师点过名后让学生自由活动,大黄和几个好友跑去打篮球了。雅子和同桌跑到操场的一个角落里聊天去了。
    女生之间永远都是那些日常无聊的话题,同桌兴致高昂的对雅子说着语文老师好帅,上课的时候讲课声音真好听;转而换脸憋屈的说着数学考试只考了七十多分,然后戴着眼镜的古板的数学老师责骂她上课为什么不好好听讲。同桌吧啦吧啦的说了一大堆,雅子就只是笑。后来同桌就受不了了:“有那么好笑吗?你一个人笑吧,我去上厕所。”
    剩下雅子一个人坐在操场的角落里发呆。
    篮球场那边打篮球的大黄无意中瞥见了坐在角落里的雅子,然后他抛了个三分球之后便过去找雅子了。
    他来到雅子身边,对着她看了好长时间。雅子用一双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大黄。
   “喂,做我对象。”肯定句。
   “啊?”
   “啊什么啊,做我对象。”
   “你是谁啊?”雅子试探着问。
   “你同班同学。”大黄压抑着怒意。
   “我知道啊,可是我不认识你。”
    大黄一脸淡然又略带无语。
   “啊,”雅子惊叫一声,“我想起来了,你是黄同学是吗?”
    大黄又是一脸淡然还略带无语。
   “闭嘴。”大黄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看到雅子这样一副反应迟钝还人畜无害的表情,他严重怀疑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我宣布,现在你是我对象了。”大黄说。
   “哦。”雅子看起来似懂非懂。
    然后大黄顺势牵起雅子的手,往篮球场那边走。正好碰到同桌回来,同桌看到牵着手的大黄和雅子,大写的问号从眼里浮现。
   “我和雅子谈恋爱了。”大黄说完就穿过同桌身边继续往篮球场那边走,留下一脸愕然的同桌留在原地。而雅子就跟个傻子一样跟在大黄后边走。
    还没走到篮球场大黄和雅子就在打篮球的同学们惊讶的注视着的眼神中一路走过去。然后大黄扬了扬牵着雅子的手,说:“我女朋友。”
    中午的时候大黄带雅子去食堂吃饭,雅子坐在餐桌边等着在打饭的大黄,双手撑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吃饭吧。”大黄说。
    雅子又简单的哦了一声。
    正吃着好好的呢,雅子的表情变了,“哎,不对啊,”大黄抬头看她。
   “我怎么就成了你对象呢?”
    大黄都被问住了,一丝愠怒写在脸上,但是他压抑住了,转而正视着雅子,“对啊,你怎么就成了我对象了呢。吃饭,快点。”
   “哦。”雅子低头吃饭,一脸困惑。
    大黄的嘴角扯了扯,笑了,心里想,我怎么交了个这么二百五的女朋友。
    就这样,这对冤家在一起了。



    虽然有对象了,但是雅子还是喜欢笑。吃饭时沾了满嘴油对着大黄笑;大黄拿纸擦掉她嘴边的饭粒时还是对着大黄笑;大黄玩游戏时雅子在旁边无聊翻着大黄的书看到上面画的涂鸦还是笑。
    大黄有点大男子主义,也有点怕麻烦。但是跟雅子谈恋爱以后,他的忍耐力明显变的大了很多,因为雅子总是会给大黄添各种各样不计其数的大麻烦和小麻烦。
    比如大黄让雅子去食堂买饭,然后在回来的路上饭洒了;记不清生理期的时间让大黄去便利店买卫生巾;自己作业忘写了就算了还不小心把大黄的作业装进自己的书包带回去了。
    大黄好多次想对雅子发火,但有些时候看到雅子那张无辜又天真无邪的脸时,他还是忍住了,然后使劲的揉雅子的头。雅子的头发都被揉乱了。
   “以后没有我你可怎么办啊!”大黄叹息。


    其实自从谈恋爱以来,他们之间也产生过很多矛盾。大多数都是大黄对雅子生气,有时候看着雅子那迟钝无辜的脸,大黄就来气。然后他就不说话。当雅子问他怎么了,大黄就很干脆的回一句滚。但是雅子也并不生气,反而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做着自己的事,然后大黄看到就更来气了。
    雅子一直都是小孩子脾气,有糖吃就笑,没糖吃就看着别人吃。她和大黄谈恋爱,大黄一直都处在主导地位。大黄会教她怎么谈恋爱,教她怎么接吻,教她有些题目应该怎么做。
    雅子一直都意识不到她很依赖大黄了。有时候她无聊了便“大黄大黄”地叫两声,平时大黄听听就过去了,但是今天雅子正好碰到枪口上了。虽然大黄也被惹怒了,但是雅子还是觉得好委屈。
    大黄很少对雅子吼的,哪怕他们冷战闹矛盾,大黄不和雅子说话,他也没有怎么吼过她。
    雅子蹲在路边,看到大黄一直都没有来找她,更难过了。但是她不想走了,她就那么蹲在路边,小小的一只。雅子心里觉得委屈,但也觉得自己好像是做错了,大黄好像真的不开心了,然后她就想等大黄来找她,她以后就不会再“大黄大黄”的喊大黄了。
    但是大黄一直没有来。雅子撅着嘴在地上画圈圈。她想了想,发现大黄一直对她都挺好的,然后她就不想了,因为她还不想这么快就原谅大黄。



    大黄玩完一局游戏放下手机发现雅子还没有回来,他知道雅子是在等他去找她,但是他又突然想到雅子可能迷路了所以找不到回来的路,一想到这他就马上收起手机去找雅子了。
    他一边跑一边越来越担心,以雅子的智商和习性迷路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大黄沿着路边一直跑,四处张望,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这个傻子跑哪去了。
   “天都快黑了,还不来找我。哼!”雅子又急又气,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正撅着嘴呢,视线里突然出现了一双鞋,雅子看了半天才想起来这是大黄的鞋。她猛一抬头,大黄满头大汗又面无表情的站在她面前。
     雅子想都没想就扑上去了,差点没把大黄扑倒。大黄伸手紧紧地把雅子抱进自己怀里。他们也不说话,就这么紧紧的抱在一起。
    不知道抱了多长时间,雅子突然用力推开大黄,因为太过用力,自己差点后仰过去。大黄一把拉住她。
   “你不要碰我,我还没有原谅你呢!”雅子别过脸去。
   “那你想怎么样啊?”大黄没好气。
    雅子不说话,小脸气鼓鼓的。
    大黄笑了,拉了拉雅子,“好了,不生气了,是我错了,不应该吼你,不闹了好不好。”大黄放下姿态轻声的哄着雅子。
    雅子缺的就是个台阶,看到大黄这个样子,马上换上了笑脸,轻轻点了下头,重重的嗯了一声。
    大黄的笑容展开了,“亲我一下。”雅子凑上去亲了一下大黄的脸颊。
    大黄牵起雅子的手,紧紧的不放开。
    画面渐渐远去,男孩牵着女孩的手有说有笑。时间定格的一刹那,留下的是无比青春美好的悠然时光。
   “我以后不叫你大黄了。”雅子说。
   “好啊,那你叫我什么?”
   “叫你小黄。”雅子别着脑袋若有所思道。
   “那你还是叫我大黄吧。”大黄面无表情。
   “好。”
    雅子银铃般的笑声盈满了大黄的身旁。

    他笑了笑。
    你这个小傻子啊,我得照顾一生一世啊。



文/晨音

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