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生活

每斤鱼从上千元卖到十几元!这条鱼竟改写江浙两省版图!


这是一条形如黄金的鱼,也是一条贵如黄金的鱼。它曾经位居我国四大海产之首,它的美味曾让无数文人墨客为之魂牵梦绕。这就是大黄鱼,被誉为国鱼。

有美食家曾评点这种鱼“别有一种特殊的、排他的霸道鲜味,它强大到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从《尔雅•释鱼》中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到如今身价已与它的味道一样给力,在数千年里,它不断与人们邂逅和交集,留下了顽强的味觉记忆。当这些生活的片段或是文化的留痕展现在面前时,人们的心中就会升腾起这条叫做大黄鱼的“国民之鱼”。



大黄鱼曾位居我国四大海产鱼之首。如今,已是稀罕物的野生黄鱼,售价高达每斤上千元,以“金条”喻之,似更觉贴切,越来越少人吃得起野生大黄鱼。然而,作为中国独有的“家鱼”,大黄鱼本是极普通的海鱼。尤其是人工养殖成功后,大黄鱼价格长期在12-30元/斤,养殖鱼早已进入成千上万家庭的餐桌上。



在无数海鱼种类中,大黄鱼因其味道鲜美、色泽亮黄如金,被称为“万鱼之王”。有意思的是,旧时在沪甬等地,将金条称呼为“大黄鱼”“小黄鱼”,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们对大黄鱼的推崇程度。


而就是这样的一条鱼,江浙两省版图竟因它而改写!


江浙黄鱼大战

来源:地球知识局 作者:冬之阵


今天的舟山市,是一座囊括了1300多座岛屿的群岛性城市,除了最大的舟山岛以外,东海上星罗棋布的大量岛屿都算是舟山的属地。而对于舟山人来说,除了舟山本岛以外,嵊泗列岛也是一个重要的地理概念。


在舟山群岛的北端便是溗泗列岛了

直线距离上,溗泗县距离上海比距离舟山市区更近


此处不仅有奇山怪石构成的风景区,且靠近发达的上海,在历史上则是重要的渔获区。但也正是因为嵊泗列岛的渔业潜力给这里带来了无尽的争端,民国时期的江苏浙江两省甚至为了嵊泗北部的几座岛屿争吵不休,差点大打出手。

嵊泗列岛港湾内的点点渔船


这是怎么回事呢?


到深海里去


舟山地区是钱塘江喇叭状入海口处的一片离散的群岛。因其土地破碎难以耕种,这里注定只能成为专业渔民的家园,长期以来也不为附近的江浙居民所重视。


虽然浙江在陆上的平原有不多

但舟山群岛上能种地的地方就更稀罕了


不过随着明朝的物种大爆发,土地上的收获变多,丰饶的江浙一带人口也开始膨胀,原有的大陆土地不够用,人们开始设法向岛上开拓新的生存空间。不过由于明清两代的海禁政策,渔民们对舟山群岛的开发都是暗地里的。一直到了1688年,康熙帝才开放了移民封禁政策,渔民如潮水一般涌向了新的家园。


1683收复台湾,1688开放移民封禁政策


到了乾隆中期,舟山的渔民已经把自己的势力范围拓展到了岱山、衢山一带,凭借着轻快的小帆船在舟山近海的渔场内捕鱼。


此时的舟山群岛

南部的舟山、岱山、衢山等属浙江宁波府

北面的嵊泗列岛属江苏松江府

所以从衢山岛再往北划就到了江苏地界了

(底图来自中国历史地图集)


由于这是明清数百年来第一次有人迹踏足舟山附近的海域,鱼群在自然环境下已经达到了生态承载的顶峰,规模相当庞大。当时的中国渔民,就像刚刚抵达北美鳕鱼角的欧洲渔民一样,对自己会跳进网兜的大黄鱼极为满意。


两种好吃鱼的合影...


与此同时,那些有钱造大船驶向深海的渔民,则把目光投向了深海的乌贼。这在当时的渔获市场上也能获利很多,在深海撒网也能捞上来不少,是非常容易获得的经济来源。


当然这对于鱼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随着舟山附近以捕鱼为业的人越来越多,鱼群的数量也越来越少。渔民们毕竟不懂得网开一面的道理,把捞上来的幼年黄鱼晒成“梅子”当猪饲料卖,挂在网上的乌贼卵则是随手丢回海里,进一步打击了鱼类的种群延续。


再小你也跑不掉


随着渔获越来越少,到了民国时期,过去的中型黄鱼变成了市面上的“大型黄鱼”。穷人也不挑嘴了,把“梅子”做成烤子鱼当菜吃。


现在就更少了

目前一条4.1斤重的野生大黄鱼拍出了29800元


收入渐少的渔民开始有了向海洋更深处伸手寻找渔场的巨大动力。以岱山衢山一线为基地,浙江渔民装备齐全,开始往更北方的嵊泗列岛进发。


一路向北!

鱼游到哪儿,就划到哪儿


其实也不仅仅是渔民,站在他们背后的隐形大佬还有很多。


当时舟山渔获的主要出口对象是上海的渔行,渔行不仅能收渔民们的鱼,还能通过上海发达的银行业为渔民提供购置装备需要的贷款,而贷款的抵押,则是渔民未来几年的渔获收入。如果渔民捞不到大鱼,钱庄就要承担损失,因此有强烈的动机帮助渔民购置更先进的船只渔网进入深海。


中国不能没有上海

上海不能没有清蒸鱼


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有意依靠渔业提高财政收入,已经准备了护渔队收取渔民保护费。如果渔民捞不到鱼,保护费也就无从谈起,所以他们也希望渔民继续深入。


原本应该注意生态保护的专家学者们也没有出面阻拦过度捕捞。由于政府的研究预算主要集中在提高捕鱼效率上,想拿到预算的专家把注意力全都转移到了捕鱼技术上。几乎没有人认为需要给鱼繁殖的空间,而是继续鼓励渔民们出海。


用更密的网,捞更多的鱼


一场围绕渔业展开的争斗就这样开启了。



江浙海岛缠斗


嵊泗列岛和衢山有30公里左右的距离,从舟山发出的政令到此不易,因此在清代,这里就被划归了江苏,由崇明县管理。当然崇明距离这里更远,管理也不方便,到了民国时期只是给了一个无关轻重的崇明县第五区,作为行政区划。


离谁更近呢


在浙江渔民因为鱼源紧缺进入这片区域之前,浙江和江苏两方面还能相安无事。


可一旦这里成为了重要的渔获利益中心,同时也就成了怀璧其罪的核心争夺地带。为了抢夺这里的税收,民国浙江省政府和江苏省政府展开了一场激烈的税基争夺战。也把嵊泗列岛推上了东部沿海的风口浪尖。


最先发难的是江苏省政府。


既然嵊泗列岛在行政上属于江苏省崇明县,这里的渔获税收当然就应该由江苏省来收。1920年代,民国江苏省政府规定,在崇明县境内的捕鱼活动必须支付销售额的0.5%作为商品税。


民国时期木制渔船


当时和中国渔民在东海争夺渔场的还有来自日本的渔民。为了增强中国渔民的竞争力,孔祥熙曾明令禁止向渔民收税,因此江苏省的税收是违法的。但他们也找到了规避的办法,也就是利用渔行作为桥梁,合法地向渔行征收营业税。而这些税收,最后自然会被渔行转嫁到渔民和消费者头上。


在嵊泗列岛作业的渔民也别无选择。由于鱼的保质期短,他们若要尽快在上海这个大市场把鱼销出去,就只能在崇明忍受江苏省政府的苛捐杂税。如果回到相对友好的宁波卸货,就来不及送到上海,获利更少。


换做你是嵊泗的渔民,肯定也直奔上海


不过渔民们也不是傻子,推举嵊泗鱼商和舟山沈家门渔业公所的领导人组团去崇明县说理,要求免除税收。崇明县抱持着开明的态度,认真听取了他们的意见,然后以煽动税收对抗的罪名将他们拘捕了。


没做好准备就直接闯了进去


这一下激起了浙江方面的巨大不满。尤其是浙江外海水警分队已经帮助渔业公会组建了一支护渔队,本打算坐收保护费,结果却被江苏先薅了羊毛。是可忍熟不可忍,浙江省政府一封电报把江苏省告到了蒋介石那里,要求把嵊泗列岛完全划归浙江。


开始理论环节


浙江方面的理由也很充分:江苏在嵊泗列岛只知收税,不知开发。相反嵊泗列岛的鱼商团体全部都是浙江人,和宁波舟山的鱼商同气连枝,安全、基建、民政方面也都是由浙江省负责,税收自然也应该归于浙江。最关键的证据是,嵊泗列岛上的渔民说的都是浙江方言,说明江苏对此地毫无影响力。


渔业大佬,终究要数舟山人

(舟山沈家门)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蒋介石在这个问题上是偏袒浙江的,第一时间就要求江苏把嵊泗列岛吐出来交给浙江。而江苏省主席陈果夫则凭借其影响力极力抵制,并得到了内政部的支持。


浙江慈溪走一走

20块钱老蒋值得拥有


嵊泗的归属问题一时陷入了僵局。这时候又有两个神秘力量插手,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了。



众多搅局者乱入


由于两省对嵊泗鱼税纠缠不清,南京政府甚至传出了要对此地进行国家管控的风声,以一个统一的渔业管理处代为买卖渔获。这让作为嵊泗渔获最大消费者的上海特别市坐不住了。与其让国家控制鱼市,还不如直接由上海商界自行组织进货。


于是在杜月笙和银行巨头方椒伯的率领下,上海商界也拿出了自己的方案:借助上海雄厚的资本和技术优势,他们置办了大量冷藏设备,吸引渔民前来卸货,形成了一个垄断市场。这个市场会收取4%的佣金,用于设备维护,别无其他费用。


杜月笙先生舍得花钱


虽然这笔钱也不少,但由于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冷藏设备,并且的确延长了渔获的保质期,渔民们还是心甘情愿地纳了贡。而且这两位大佬背靠银行业和民国实业部,能帮渔民搞到渔船贷款,不少嵊泗渔民蜂拥而至。


冷藏设备才真正改变了全世界渔民的命运


正吵得不可开交的江浙两省反而被边缘化了。1930年代的前半期,嵊泗列岛事实上成为了上海的附庸。


然而好景不长,抗日战争很快就爆发了。到了1939年底,日本海军完全控制了舟山及周边列岛,嵊泗自然也被纳入了日本帝国的管辖范围,和江浙沪都失去了联系。最关键的是,日本当局有意识地打压浙江渔民,战前26000艘渔船被陆续破坏了15000艘,而此前一直被民国政府勉强挡在门外的日本机械渔船大肆进入东海,疯狂捕捞。


金属结构的日本渔船


随着战事吃紧,日本渔船往返于东海和日本本土之间的海路也变得越来越危险,甚至船本身都被日本海军不断征用,送上太平洋战场当炮灰。


这对于东海里的鱼倒是一个好消息,有了数年喘息之机,开始恢复种群数量。


而当日本投降之后,嵊泗列岛的归属就又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国民政府内部仍然山头林立,浙江江苏据理力争,上海继续偷偷在实际上控制嵊泗鱼品。这样的争端当然是不会有结果的,忙于内战的蒋介石也无力管理这样的小事。


1950年,解放军进行战前兵运


新中国建立之后,为了快速恢复舟山的渔业生产,对当地渔业大户采取了宽大政策,并向基层渔民提供了数量巨大的贷款。到了50年代,当嵊泗列岛的渔获产量上升,江浙两省眼看又要争夺其控制权时,中央大笔一挥,将其划给了舟山专署。


由于此前的恢复工作都被有意识地派给了浙江的渔业干部,而且我党中央的权威性极高,江苏这次无话可说,接受了事实。


1951年3月,嵊泗列岛正式并入浙江,成为了浙东北海面上的一连串美丽的珍珠。


1962年 浙江舟山渔港




败退台湾的蒋介石终于看到自己的家乡获得了富饶的嵊泗列岛。只可惜这一切是由他的老对手完成的,而且终其一生,他也再不能去属于浙江的嵊泗列岛上巡视了。


沈家门,巨大的渔港及渔场


不知道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会不会从内心深处感叹一声,自己对团队的控制能力,真是彻底输给了老对手。



如今的大黄鱼,已经可以通过人工养殖,走进了千家万户的餐桌。


自1990年大黄鱼在福建宁德实现了百万尾规模的大黄鱼全人工批量育苗以来,经过30多年的发展,大黄鱼成为了中国最大规模的养殖海水鱼和8大优势出口养殖水产品之一,带动了渔机具制造、网具织造、土木工程、饵料饲料、交通运输、技术劳务、产品加工、冷链物流、内外贸易、休闲旅游、餐饮服务等相关行业发展,带动30多万人直接与间接从业。



不过,随着人工养殖技术越来越成熟,产量越来越大,近年大黄鱼逐渐遇到产销难题,如今大黄鱼主产区宁德仍然50%鱼滞销,价格跌至13元/斤左右的历史低点。2017年全国大黄鱼产量超20万吨,产量迅速增长,但并不是供远远大于求,而是从养殖到流通,大黄鱼还没真正发挥出“国鱼”品牌优势。


与此同时,在大黄鱼飞速发展过程中,养殖户超容量养殖和长期大量投喂冰鲜小杂鱼,仅宁德地区养殖大黄鱼等海水鱼类每年就在养殖水域投放近百万吨的冰鲜杂鱼,这些冰鲜杂鱼易造成养殖海区污染,近年宁德养殖海区赤潮频发,病害爆发,与此密切相关。


可以说,大黄鱼无序发展、高密度布局导致鱼病周期性暴发造成严重损失;加上长期大量投喂冰鲜,养殖大黄鱼造成的海域污染等问题已经日益凸显,食品安全问题也成为大黄鱼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一直以来,大黄鱼行情走势起伏不定,尤其是去年开始大黄鱼行情低迷,流通渠道滞销严重,养殖户亏损连连,整个产业链上下游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给大黄鱼可持续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大黄鱼正在遭遇不可承受之重,转型升级成为整个产业上下游的必走之路。


“大黄鱼之父”刘家富认为,振兴国鱼,必须要系统解决大黄鱼产业问题,他提出了“精品大黄鱼”计划,从种苗、养殖、病害防治、人工饲料、流通加工、打造品牌等方面全新升级。


2018年下半年以来,宁德将要全面整治海上养殖的消息越来越真切。10月15日至17日,宁德市蕉城区打响了海上养殖综合整治的第一枪:三天时间清除龙须菜养殖面积11000多亩,大黄鱼也难以独善其身。依照宁德市海洋与渔业局的规划:2020年6月底前将实现全市禁养区内海上养殖全部清退(渔排养殖21.5万口、藻类养殖2.3万亩),养殖区和限养区养殖设施全面改造升级(渔排44.4万口、藻类47.5万亩)。


可以说,大黄鱼养殖产业将迎来重大变局。是危机还是机遇?你怎么看?


对于上述话题,你也有话要说


点击右下角“写留言”,发表你的真知灼见吧!


转载声明

农财宝典综合地球知识局内容整理报道

本期编辑:Ivyzeng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