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生活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在孙坚杀掉荆州刺史王睿之后,董卓把持的东汉朝廷任命刘表为荆州刺史。摆在刘表面前除了一个看着不错的官位之外,剩下的全是难题。如今的荆州北边是袁术讨伐董卓的大军,南边反贼林立。原来起到安定作用的孙坚,这会带着军队跑到北边和袁术一起讨伐董卓来了。这时的荆州各方势力趁着刺史被杀,趁势而起。南部本来就强大各郡宗族力量,瞅准机会,揭竿而起,于是整个荆州“寇贼纵横,道路梗塞”。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1、大帅哥刘表

朝廷任命的旨意,这一会袁术肯定是不会认的,而南边那些造反的宗族领袖就更别想了。这时候,除了强大的袁术。另外两个人名声在外,一个是在孙坚走后,占据长沙自称长沙郡守的苏代,另一个是占据华容,自称华容县长的贝羽。

面对荆州如此一片乱局,刘表该怎么办?况且刘表之前身为监察官,并不像孙坚有自己的嫡系人马、私家军队。身在这么一个乱世,此时的刘表除了一个朝廷发布的任命之外,没有别的任何东西。可无论如何,刘表还要去上任,他只能一步一步来,他先得想办法到任荆州刺史才行。可想到荆州去,也没那么容易。袁术的大军横亘在长安、洛阳和荆州治所汉寿之间。刘表想要安全到达荆州都是问题。

此时的刘表,绝不像《三国演义》中那样的犹豫不决,他毅然决然单枪匹马绕过袁术的大军,单身来到了荆州境内,南阳南边属于南郡的宜城(今湖北宜城)。要说千里走单骑,刘表遇到的状况真不比三国演义中关羽面对的状况简单。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2、宜城

刘表到荆州的第一站为什么是宜城,而不是继续往南走,去到此时荆州的治所汉寿呢?因为在宜城有刘表的老熟人蒯越、蔡瑁。蒯越、蔡瑁两个人都是襄阳人,而宜城就在襄阳的边上。在刘表平定了荆州之后,就将荆州的治所迁移到了襄阳,在史书的背后,常常有很多隐秘的信息藏在这些地名、人名背后。蒯越、蔡瑁不仅是荆州本地人,而且都是襄阳附近的大族。身单力孤的刘表,此时要想真正当荆州刺史这个官位,在有朝廷任命的同时,还需要有硬实力支持,刘表看中的是蒯越、蔡瑁代表的当地豪族势力。

在蒯越、蔡瑁两人里,蔡瑁和刘表的关系更近一些。刘表的夫人就是蔡瑁的二姐。当时蔡家的姑娘都嫁的很好,从蔡瑁上一辈开始就是。蔡瑁的一个姑姑嫁给了我们之前提过的那个三公在外第一人、被孙坚劝说杀董卓的张温。而蔡瑁的两个姐姐,一个嫁给了诸葛亮的岳父黄承彦,另一个就嫁给了刘表。如此说来,诸葛亮和刘表还有亲戚关系。而且这个蔡瑁和曹操年轻时候还是至交,这也就能解释曹操南征时,为什么他力主降曹了。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3、蔡瑁

蒯越和刘表可证的交集,是在何进的府上。蒯越也一样进到过何进的大将军府中,而且和袁绍一样,曾极力攒托何进诛灭宦官。可惜何进不听,蒯越一看不行,就请命出来当了汝阳县令。但从蒯越的行为作风看,之前是不是就和刘表有交往,很难说的清楚。

不管之前的事,如今刘表有了朝廷颁发的荆州刺史任命状,想安定局面一定要找熟人。刘表第一个找的就是他们俩,因此“单马入宜城”,然后就和蒯越、蔡瑁讨论接下来怎么办,寻求在襄阳附近很有实力的蒯、蔡两家的支持。当时在场的还有蒯越的哥哥蒯良。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4、蒯越

刘表既然来了,也把要“求”的人也召集来了,自然一上来就把自己当荆州刺史面临的难题,都先抛出来:“荆州各地宗族势力强大,各自占据地盘,没有一个归附朝廷的。如果袁术趁势再来攻击,恐怕我这荆州刺史没当几天就大祸临头了。我本来想征兵,可又怕征集不到。各位有什么好的办法吗?”刘表诉说了困难,以及自己的想法,然后征求大家的意见,表现的相当坦诚。

第一个回应刘表的是蒯越的哥哥蒯良。蒯良这么说:“大家之所以不归附,是因为当局的人没有足够的仁者之心。而大家归附了还是不能安定,那就是这位当局者义行不足。如果施行仁义,大家就会像流水一样跑到你这里来,那还用担心征集不到兴兵的兵丁呢?“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5、刘表和将领议事(《跨江击刘表》)

蒯良显然是受了儒家仁义的影响,所说的是儒家一直宣扬的那一套。有了仁义,就什么都有了。可是对当下面临如此困局的刘表有什么益处呢?刘表听后也许只得连连点头,可刘表面临的困局一点都没有改变。

看自己的哥哥这样大发议论、空谈,一旁的蒯越看不下去了,等刘表问他意见的时候,他这样说:“治平者先仁义,治乱者先权谋。兵马也不在多,而在于人心的归向。袁术有勇而缺少决断;占据长沙的苏代、华容的贝羽都是武人,不足虑。而且各地宗贼的领袖都贪财且残暴,各地都防范着这些人祸害乡里。我手下有几个能说会道的人,只要派遣他们到宗贼首领处加以利诱,宗贼首领们必定率众而来。到时候,咱们只要抓住时机,诛杀那些残暴无道的宗贼,收编安抚他们的部众。这样一来,荆州的军民和百姓,都会因为阁下的恩德而扶老携弱而至。有了足够的兵马和百姓,到时候南据江陵,北守襄阳,在传檄荆州八郡,这样荆州一下子就平定了。等到袁术他们反映过来,急忙赶过来的时候,也已经无能为力了。”


十八路诸侯43:千里走单骑,刘表单马入宜城

图6、荆州地图

蒯越先上来驳斥了自己哥哥,先别在这么乱的局面下,讲什么仁义,这时候权谋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又分析了一下形式,得出的结论就是,袁术和宗贼都没有什么可忧虑的。进而给了刘表具体而可执行的建议。面对蒯良、蒯越两种完全不同的谋士,你更喜欢那一个?想必你一样更愿意听蒯越的,毕竟只高谈阔论没有什么屁用,只有拿出切实可解决的办法,才是最关键和重要的。

虽然从心底里,刘表肯定是更欣赏弟弟蒯越,但同时夸了这弟兄两个一下,说“子柔之言,雍季之论也。异度之计,臼犯之谋也。”子柔是哥哥蒯良的字,异度是弟弟蒯越的字。刘表拿着春秋时期劝阻晋文公提出避免“涸泽而渔”的雍季来夸蒯良。而用涸泽而渔同一个故事中,晋文公手下另一位多谋的大臣狐偃(臼犯)来夸赞蒯越。如果完全按历史原型,刘表的话中夸赞蒯良多一些。但和晋文公一样,刘表是按着蒯越的建议去行事的。依照蒯越的建议,刘表真的能平定已经乱做一团的荆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