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生活

布鲁金斯学会:人工智能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

 

来源:远望智库技术预警中心  申元璋

本文为远望智库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明来源和作者

2018年11月29日,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迈克尔・奥汉隆发布题为《人工智能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的报告,以2040年左右俄罗斯与北约在波罗的海附近发生冲突为背景,分析了人工智能技术,尤其是智能机器人蜂群可能在未来战争中的应用。

为了说明人工智能如何影响未来战场,报告设定了以下场景:现在到2040年之间的某个时候,俄罗斯入侵爱沙尼亚或拉脱维亚东部。俄罗斯的动机可能是在北约内部挑拨离间,削弱北约。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是北约成员国,因此美国宣誓捍卫它们。但在俄罗斯入侵的情况下,北约的大规模直接反应可能是明智的,但也可能是不明智的。  

俄罗斯制造借口,割据某东波罗的海国家的一部分,如果北约选择终止侵略,就可能造成很大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像“沙漠风暴”行动那样出动大规模部队解放被占领土,同时击退俄罗斯可能派出的增援部队。俄罗斯可以通过网络攻击、高空核爆、对港口和主要船只的导弹打击或空袭,甚至针对某些具体陆上或海上目标精心选择的核爆炸,阻截北约部署大规模部队。虽然核先发制人的概念不是俄罗斯军事理论的正式组成部分,但它可能影响俄罗斯今天的实际军事选择。另外一种情况是,北约的部署可能会成功,但其一旦在波罗的海战场上取得常规优势,就会面临俄罗斯随后的核打击。

到2040年,上述作战想定的某些方面可能会向着有利于美国和北约的方向发展,但总体而言,技术创新——包括机器人与人工智能领域的技术进步——可能使美国和北约面临的形势更糟。

一是核局势的大致情况不太可能改变。

二是导弹防御系统可能会有所改进,某些地方可能已使用激光点防御系统。这些激光防御系统可以帮助保护船只、港口、机场免受各类攻击。然而,由于激光武器的威力不可避免地随着距离的加大而下降,依靠导弹防御来提供区域防护存在挑战。可以预测,到2040年,港口和机场或许能得到更好的保护,但铁路、公路网络(包括大量桥梁、隧道或高架线路)以及补给品的集中地仍会像今天一样脆弱。虽然导弹防御系统将会改进,但敌方攻击导弹的速度和弹头机动能力也将提升。

三是太空中的卫星很可能仍然极易受到核攻击。低地球轨道卫星尤其如此。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这类物体还容易受到范艾伦带核爆炸的残余影响。范艾伦带是地球磁场中的一个区域,核爆炸产生的质子和电子可以在这里“卡住”,破坏在轨运行卫星。 理论上,屏蔽可以防止更远距离的爆炸和这种辐射泵送的范艾伦带,不过,卫星总数的10%可能会被摧毁。即便如此,除非政府进行补贴,否则大多数商业卫星不太可能受到保护。即使有了屏蔽,先进的成像卫星和低地球轨道上的其他高价值资产仍然很容易受到攻击,因为它们可能会受到对手的单独和直接攻击。

四是控制北约武器和其他平台的很多网络系统都将更具弹性。然而,这一领域的进步很可能并不统一,因此不会给军队所依赖的关键民用基础设施带来有意义的强化。就算传统的计算机黑客攻击、欺骗、高级的持续威胁以及相关措施逐渐失去了一些威力,但一系列新的挑战还会不断出现,包括更有效的高级持续威胁。譬如,面对某种更有效的高级持续威胁,需要运用自动化能力,以及大规模原始计算能力,不断针对遇到的防御调整战术,才能穿透敌方计算机系统。

五是智能机器人系统蜂群的出现可能成为一个重要发展。

①无人潜航器。到2040年,大量装备传感器、炸药等有效载荷的智能无人潜航器可能对航运构成巨大威胁,俄罗斯可能将此类无人潜航器广泛部署在波罗的海等地。北约部队寻求进入波罗的海港口,需要搜索数百甚至数千个潜在的威胁,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只用搜索几十艘俄罗斯潜艇。通过军备控制协定阻止发展和部署这种自主系统的可能性不大,这不仅是因为这类装备不容易检查,而且还因为美国本身也将法案站更多自主系统。

②无人机。譬如蜂群四旋翼无人机,每架无人机都装有炸药,可能会袭击北约的空军基地及其上的飞机。这种无人机如果在正确的地点引爆,就能摧毁一架现代喷气式飞机。激光终端防御系统可能会摧毁部分此类威胁设备或武器,但是蜂群无人机可以选择不同的攻击路线,或者试图用饱和攻击来压制防御。蜂群还可以部署在机场周围的空域,在定向能防御系统射程以外,并在飞机离开或接近跑道时试图攻击飞机。

③集束炸弹。类似于传感器引信武器的航空设备,为国际公约所禁止,被归类为技术炸弹,可以视为一种机器人武器。兰德公司1998年一项研究已经广泛讨论了这种技术在战斗中的益处。按到当时可获得的技术,10000枚这种小型武器武器,足以摧毁几千辆装甲车,并有效地制止敌人的攻击行动。这种弹药可以同样的方式对付北约在欧洲主要公路上机动的装甲力量。

④无人水上系统互联网络。机器人蜂群也可用于创建无人水上系统互联网络,发挥移动水雷或鱼雷的作用。这是美海军尚未投入作战使用的一个技术概念,兰德公司2013年一份研究将该技术的技术成熟度评估为1-3级。不过,实现该概念的部分技术要素目前已具备,譬如自动传感器等。随着人工智能技术进步,这类设备的组合可在很大程度上实现自主化。无人水上系统能够互联网络能力不仅能带来“智能水雷”(可在引爆前区分船只类型),也能带来移动、可重新部署的敏捷水雷。二战以来,水雷是造成美国海军舰船损失的主要原因,因此这种前景特别令人不安。针对移动和自愈雷场的排雷行动将比清除目前的威胁困难得多,这些雷场布设的装置可以相互通信并重新定位,以建立高密度、致命网络。即使北约知道如何干扰智能无人移动水雷之间的通信,敌方也可以部署冗余模式机器人系统,以确保覆盖范围内没有缺口;还可以经常自动变换位置(通过预编程实现)来避免被清除、修复潜在的覆盖范围缺口。

结论

如果有必要,北约可以通过远离波罗的海来避免其中一些问题。美国、加拿大和英国部队可以部署到法国、荷兰或德国,然后向东移动到俄罗斯,沿途接受盟军的帮助。这一战略最终可能会奏效,但会造成相当长的时间延误,而且在公路和铁路网络的运输过程也存在脆弱性。此外,俄罗斯可能怀疑北约是否有意愿作出这样的反应。因此,维持威慑的关键目标可能会丧失,即使理论上战争最终能够打赢。

由于俄罗斯与北约在战略纵深和资源上差距巨大,北约在20年后仍有望在东欧赢得一场仅限于传统意义上的冲突。 但将相当困难,极其危险。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到2040年,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在战争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