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生活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文 | 焦先森

用“去电影化”掀起多元化发展革命,没想到却阴差阳错革了自己的命——仅以此句献给刚发布2018年业绩快报的华谊兄弟。

2月27日晚间,华谊兄弟发布2018年度业绩快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38.9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86亿元,同比下降219%,而上年同期净利为8.28亿元。一年时间打出近20亿元的收入落差,这是该公司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净利润亏损。

而另一组数据更为直观,截至2018年末,华谊兄弟的总资产为185.4亿元,与期初相比下降8%,净资产为87.03亿元,比期初下降9.92%。对比巅峰时期800亿元的市值,已实现了断崖式下跌。

9年来首度亏损,是因票房不景气+多板块失利?

面对上市9年来的首度亏损,华谊兄弟在业绩快报中将其归因于电影主业及以外的多项板块都存在失利现象。

一是主营板块电影所获票房不利,报告期内,华谊兄弟主要出品影片包括《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江湖儿女》、《找到你》和《云南虫谷》等6部,累计票房不足15亿,排名第一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不过入账6.06亿元,与过去的表现相去甚远。如果没有2017年末《芳华》和《前任3》计入19亿元票房作为基础,华谊兄弟的票房成绩还将更加惨淡。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原因之二是电视剧方面基于资源整合、升级调整等原因,储备的项目尚在制作,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收益预计将在以后年度体现。

其三则是报告期内品牌授权与实景娱乐板块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

华谊兄弟还表示,按相关规定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导致资产减值损失与上年同期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增加。

但更多的分析文章将华谊兄弟折戟的原因对准其在电影产业的布局和眼光,“去年的极大热门档期都难见华谊旗下作品,同时华谊还缺席了异常热闹的春节档。”

更隐晦的影评人祭出了孔尚任,暗指华谊兄弟危机早伏,“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眼宾客,眼见他——楼快塌了。”

“去电影化”是华谊套路,绑冯小刚也是华谊套路

1994年成立的华谊兄弟在三年后因投资冯氏贺岁片而打响招牌,随即进军电影电视、艺人经纪、音乐唱片、娱乐营销等领域,九年后成立华谊兄弟传媒集团,开启了他们最好的时代。

截止2009年在深交所上市时,华谊兄弟几乎积攒了影视圈的半壁江山——75位股东除冯小刚、张纪中、黄晓明、李冰冰等一众当红影视明星外,还有马云、江南春等一批耀眼的商业明星;在演艺资源上,手握双冰一周、晓明邓超等76位明星;其国产电影票房份额仅次于中影集团,成为业界响当当的存在。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但盛极必衰的规律似乎过早降临,在极盛时期的2009年,王中军就提出“去电影化”战略,并在4年后升级为华谊兄弟的主要发展方向——实现“去电影单一化”。

也许王中军的本意是“除电影外,发展互联网、实景娱乐、衍生品周边、投资基金,使收入来源多样化”,但业界解读出的却是“华谊不再拍电影”了,从2014年到2016年,华谊兄弟出品的影片开始显得青黄不接。

2014年,拿得出手的只有票房2.3亿元的《撒娇女人最好命》,2015年重启电影战略后,也只堆出了16.8亿元的《寻龙诀》,值得一提的是,华谊摇钱树冯小刚在这一年炒作出的《我不是潘金莲》,票房也仅4.82亿元。

2016年,华谊兄弟的电影票房终被光线传媒以一倍的差距超越,电影行业老大开始跌落神坛。

更早跌落的则是收入比排名第二的经纪业务,2010年前后,华谊兄弟经历了内地第一经纪人王军花率团出走后的第二次阵痛——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葛优等纷纷离开华谊自立门户,这也是促使华谊兄弟提出“去电影化”的原因之一,其背后,是华谊兄弟的野心——要实现多元化发展,斩断集团对单个导演和明星的依赖。

来自票房的沉重打击让华谊兄弟意识到,要实现发展,聚焦电影,没有几个明星拉大旗做摇钱树还真不行,于是在2015年,华谊兄弟谋划了一笔大生意,以7.56亿元高价收购了一个账面金额仅1000万元的娱乐公司的7成股权——浙江东阳浩瀚娱乐有限公司就此浮出水面,其背后李晨、Angelababy、冯绍峰、杜淳等六个明星股东则是交易的关键。

2016年,这种游戏以10万倍的溢价又进行了一次,这次的收购价是10.5元,所瞄准的摇钱树则是公司老板冯小刚,彼时,这家公司账面上仅有1.36万元,负债1.91万元,是个名副其实的负资产公司。

所幸这两笔交易为华谊兄弟锁住了电影营收,2017年,集团全年营收38.71亿元,其中引进、出品影片票房高达51亿元。对华谊兄弟而言,“去电影化”虽带来了主营业务的下滑,但却也布局了不少商机。如手游企业掌趣科技、银汉科技,直播机构英雄互娱,华谊兄弟总共投入资金逾27亿元。

眼见2018年华谊兄弟也将高歌猛进,说不定可以重回影视圈老大的序列,可惜2018年,他们的摇钱树冯小刚选择了高调拍摄《手机2》。

冯裤子把片名改成《朋友圈》,华谊兄弟摊上了崔永元。

涉阴阳合同事件,华谊兄弟市值5个月跌百亿元

2018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利润为3.28亿元,到2018年年底,年度亏损逾9.82亿元,也就是说,最后一个季度就亏损了13亿元。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2018年5月,因范冰冰一条以“武月”名义发布的微博,引来了前央视名嘴崔永元对华谊兄弟出品的电影《手机2》的怒怼,并最终将《手机》作为“手雷”引爆,炮轰影视明星阴阳合同的问题震荡了整个娱乐圈。

在国家税务总局发文责成清查影视企业偷漏税问题后,6月4日,A股影视板块20只全线下跌,占比近九成,一天市值就蒸发了114亿元,而出品方华谊兄弟直接跌停,市值蒸发22.75亿。

6月6日,华谊兄弟发布《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股东部分股份质押及解押的公告》,其中提及王忠磊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共计142,799,999股,占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司总股本的5.15%等说法引起各方质疑,一时间“避税”、“洗钱”、“质押式套现”等负面新闻不断爆出,华谊股价再次下跌。

面对市场质疑,华谊兄弟接连发布了澄清公告,但并未起效,截止6月15日,华谊兄弟股价再度创五年来最低,半个月时间其市值缩水47亿元。尽管事件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投资人已开始用脚投票,4个月后的10月9日,华谊兄弟的股价已经不足5元,市值不足140亿,跌幅过百亿元,比巅峰时期的800亿跌去了八成有余。

高负债率含隐忧,2019年影视仍未主要营收来源

跨入2019年,华谊兄弟首先要解决的是资金问题。据华谊兄弟2018年三季报,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为45.57%,处于历史较高水平,已存在一定的偿债风险。2019年1月29日和2019年4月11日,华谊兄弟发行于2016和2018年的两笔债券将先后到期,合计规模达29亿元。

这让华谊兄弟在1月完全围着钱在转,据媒体报道,1月8日,华谊兄弟连发多条公告,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娱、浩瀚影视、华谊影城(苏州)股权、海南3套别墅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向浙商银行、平安银行、中信银行和民生银行4家银行申请共计23亿元的综合授信,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提供补充担保,5笔综合授信金额总计约25亿元。此外,1月24日,华谊兄弟获得阿里影业7亿元借款,借款期限为5年。

1月29日,华谊兄弟公告,公司已按期兑付了2016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全部本金22亿元和本期计息利息0.9416亿元,合计22.9416亿元;本次中期票据的本金及利息已全部兑付完成。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忠军在31日下午接受机构调研时发言表示,“经历过2018的触底重建,我会带领华谊兄弟在2019年重新出发”,他表示,2019年华谊兄弟一个方向是资产处置,会逐步剥离和电影、实景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回笼资金、优化债务结构,把这些钱拿来把内容制作做好做强。

2018年净亏近10亿 “去电影化”的华谊兄弟败下神坛

而另一个方向则是“电影+实景”,根据快报显示,2019年,华谊兄弟的业务规划再次偏向影视方面。其中电影方面,冯小刚的导演IP仍是掘金重点,电影《八佰》和《伟大的愿望》都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阴阳师》和《两万里计划》也将陆续开机。此外,影视剧方面,报告期内将有《古董局中局》系列等为代表的多部作品亮相。

同时,作为首家进军实景娱乐的影视公司,2018年,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长沙) 电影小镇全面开园;2019年还将建成开放南京、郑州、济南等项目。但这一行业国内尚无大型电影IP承载,能发展到什么前景,尚是个未知数。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