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生活

日本电影的2018年:非商业片迎来春天

  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和上田慎一郎的《摄影机不要停!》,这2部非商业片的热映在各种意义上成为象征日本电影现状的事件。

获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的《小偷家族》

  在戛纳国际电影节上,《小偷家族》作为日本作品时隔21年获得最高奖金棕榈奖。56岁的是枝裕和坚持以原创作品为主的拍摄活动,稳步确立了地位,具有将过去的积累集大成的气场。《小偷家族》作为日本的非商业片,投入巨大预算,汇聚实力派演员,最终走向世界。票房达到45亿日元。 

  《摄影机不要停!》是34岁的上田慎一郎的第一部长篇作品。这只是一部从演员工作室诞生的小品,制作费仅为300万日元。用一镜到底的手法讲述了拍摄僵尸电影的剧组遇到真正僵尸的故事,将小成本转变为优势的创意取得了成功。最初只在东京的2家影院上映,但通过网上的好评传播,进一步扩大了上映规模。票房超过30亿日元,给行业带来了冲击。 

《摄影机不要停!》的剧照

  作为非商业片,上述两部作品可谓处于极大和极小的位置上,但导演都充分发挥了个人风格,显示出日本独立电影的丰富性。既有在第一线持续拍摄的40~50多岁导演,也有不断出道的20~30多岁年轻导演,人才济济。 

  不过也存在课题。正如在戛纳获奖后是枝裕和指出的一样,日本的电影扶持系统薄弱,大型电影公司对原创作品的制作态度消极。坚持个人风格的导演只能到海外找出路,诹访敦彦、河濑直美、深田晃司、舩桥淳和松永大司等借助国际合拍片拍出了力作。是枝裕和也正在法国拍摄新作。 

  随着数字化技术的发展,小成本制作成为常态化也是一个问题。虽然年轻人才很多,但日本国内没有一个长期培育导演的环境。 

  一线导演在今年也出了很多佳作,比如大森立嗣的《日日是好日》、濑濑敬久的《菊与断头台》、石井岳龙的《朋克武士》、塚本晋也的《斩》、行定勋的《河畔》、冲田修一的《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吉田惠辅的《犬猿》、山下敦弘的《硬核》等。以滨口龙介的《夜以继日》和三宅唱的《你的鸟能唱歌》为代表,年轻导演显示出过人的才能。 

  东宝发行的《Code Blue/紧急救命》剧场版和《名侦探柯南 零的执行人》两部电影收获了超过90亿日元的票房,但也有很多作品票房不足10亿日元。电影记者大高宏雄认为,“东宝的成功方程式已经动摇”。有观点认为,与依赖知名原作和明星的大制作相比,观众选择了“站在剃刀边缘”的是枝和上田的作品。 

  特效化妆师辻一弘凭借《至暗时刻》荣获奥斯卡奖也是日本电影界的一大壮举。给在海外发展的日本电影人带来了勇气。可以说,日本国立电影档案馆的成立彰显出,保存、利用与制作、发行、上映都是电影文化不可或缺的支柱。 

  本文作者为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编辑委员 古贺重树

-阅读日经中文网更多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