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武侠

2018年用了6536分钟看院线电影

国内的互联网环境,让每个人几乎失去了数据隐私。即便有,如果老大哥需要,也是随时能上交出去。有时候会觉得,黑镜的剧本愈发逼近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


岁末年初,很多app在推用户的年度数据记录,覆盖生活的各个方面。在几个音乐平台的记录中,周杰伦依然是我的年度歌手。地位之坚固,不得不令人见之沉默,闻之落泪。


1


今年最无聊的记录是QQ的“2018步行年报”。我被划入所谓的“无畏的行者”,全年走了2657505步,相当于跑了47个马拉松,比2017年多了181公里。坦白说,我不知道这个数据的意义何在。

 

比较有趣的是毒舌电影做的个人院线观影记录。

 

2018年我看了54部院线片,总计用了6536分钟。作为普通观众,我难以免俗,去影院看了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复联3。这类爆款电影。观影的体验很好,观众看得懂,大家也就不好意思睡着。


看过的高票房电影中,我喜欢头号玩家——为了斯皮尔伯格,当时去学校附近的影院看了首映;也喜欢一出好戏——上映前一度担心口碑垮掉;还喜欢无双——不止是双主角炸裂的演技,还是故事吸引了我。


2

 

这一年,我追了很多所谓的IP电影:星战8。游侠索罗。蜘蛛侠。侏罗纪2。黑豹。海王。等等等等。我挺佩服西方的超级英雄题材,虽说有些故事陷入模式化和套路化,但不妨碍其背后的内核与普世价值影响了很多人。

 

年底在影院里看蜘蛛侠,甚至会心生羡慕与嫉妒。经过数代美国人的努力,你会发现尽管蜘蛛侠诞生于上世纪,如今却已跟纽约这座现代都市融为一体,毫无违和感,甚至成为城市的文化象征。反观我们的武侠IP,很难想象他们现身于今天的北京城,那画面只会让人觉得极其别扭。

 

斯坦·李逝世那天,网上传闻称,有记者曾问他:如何才可以做出属于中国的超级英雄电影?老爷子回答道:“想想看中国这几十年最大的恐惧和不安是什么,以及大众最向往却无法实现的愿望是什么,以想象力去达成它。”两年前尔冬升在金像奖上引用了罗斯福的一句话,我们最需要恐惧的是恐惧本身。个中滋味,不言而喻。


3

 

这一年,国内院线还引进了多部印度电影。我去看了起跑线。神秘巨星。印度合伙人(其实译为护垫侠更贴切)。小萝莉的猴神大叔。阿米尔·汗仍然是印度电影人的标杆和旗帜,我尊敬他,但对其影片出现了一点点审美疲劳。

 

回顾这个清单时,意外发现喜欢的院线片里,四字名称占有相当多的比例。比如无名之辈。寂静之地。奇迹男孩。小偷家族。生存家族。暴烈无声。金钱世界。网络迷踪。我愿意以个人名义推荐这些良心之作。印象深刻的影片还包括三块广告牌和完美陌生人。可能这些片的票房不尽人意,丝毫不会影响其在我心中的地位。

 

看的动画片也不少——大世界。犬之岛。寻梦环游记——这些影片都无愧于票价。

 

除此之外,我也踩过一些雷,虽然从数量上看并不多。出于多年的情怀,去看了柯南的剧场版。坦白说我对柯南系列早已不抱期待,去贡献票房是向那些逝去的童年时光致以真诚的怀念。还有出于对昆凌的支持,我去影院看了摩天营救。电影没什么可说的,看在周杰伦的份上——十一月他还在飞机上看这部片——我觉得那张电影票也值得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几乎是一个人跑去影院看了这些片,这是个不算差的习惯。自由。满足。快乐。没有社交负担,更不用顾及同伴的观影感受——即便踩到雷,也只在自己身上引爆。为了寻找最低票价,有时还不惜绕远路去解锁一些惨淡经营的影院,这倒是个不算好的示范。

 

下图是完整的清单,纯属个人的体验,仅供参考。





END


任武林谁领风骚 我却只为你折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