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英语

历史的选择—中国人民银行成立70周年纪念

前言

1948年12月1日, 伴随着解放战争的隆隆炮声,迎着新中国即将诞生的曙光,中国人民银行在石家庄市原中华北街11号(今中华北大街55号)宣告成立,并且开始发行第一套人民币。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中国人民银行的成立和人民币的发行,是中国金融史、货币史上的里程碑,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从此,中国的金融史、货币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开始了新的篇章。

铭记历史,发扬传统。让我们穿过历史的长廊,重温那段令人难忘的岁月------

一、革命根据地相对独立、分散管理的金融工作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华民族历经艰难困苦走向胜利的过程中,金融工作一直伴随着红色政权的发展而发展。从土地革命到抗日战争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前夕,人民政权被分割成彼此不能连接的区域。各根据地建立了相对独立、分散管理的根据地银行,并各自发行在本根据地内流通的货币。这些革命早期的金融工作,在中国革命胜利的进程中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银行金融事业,可追溯到1932年2月1日在江西瑞金建立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银行。随着革命事业的发展壮大,各革命根据地陆续建立了自己的银行,并发行了在本根据地流通的货币。这些银行由中国共产党统一领导,在业务上相对独立,分散管理。截至解放前夕,全国已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银行30余家,发行各种票面货币257种。

二、华北财经会议

战争年代革命根据地相对独立、分散管理的金融状态,到1947年解放战争即将由战略防御转为战略进攻时开始转变。为克服财经困难,保障战争供给,“动员一切力量,全力准备反攻”,1947年初,中共中央决定召开“华北财经会议”,讨论发展经济,统一财经工作以支持长期战争。

华北财经会议原定3月1日召开,鉴于晋绥、陕甘宁的代表未能通过封锁线,在汾河以西等候过河机会,直到3月25日才赶到会上。因此整个会议分阶段进行。即3月10日至24日为座谈阶段;25日至4月13日为报告阶段;4月14日至5月11日为讨论阶段。3月25日,大会在当时晋冀鲁豫解放区的河南省邯郸武安县冶陶镇(1949年划归河北省)正式开幕,出席会议正式代表17人,列席代表38人。受中共中央委托,晋冀鲁豫中央局组织了会议,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薄一波为大会主席。

由于参会代表涉及各大解放区,为便于统一思想,中央派董必武由陕北前往指导会议。接到中央派遣指示后,董必武立即赶赴邯郸参加会议。

1947年4月25日薄一波向中央汇报华北财经会议情况,1947年5月4日中央复电,同意会议产生一个正式决定,来确定各解放区财经共同方针和政策以及各解放区银行的货币发行权等议题。

1947年6月5日,经董必武审核通过后,薄一波上报中央《华北财政经济会议决定草案》,其中包括:为各解放区的货币统一工作制定的必要措施,各解放区之间的货币兑换比价等内容。原决议中有“1947年底前统一货币发行”内容,董必武认为“有点操之过急”,后被取消。

1947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批准《华北财经会议决定草案》及对各地财经工作的指示,强调: 财经会议对各种财经政策都作了具体的决定,这些决定应立即坚决实行。 

华北财经会议认真分析了战争形势和华北各解放区财经工作的基本情况,总结了八年抗战和一年自卫战争以来的基本经验,作出了加强对敌经济斗争、保障战争供给、精兵简政、改进公粮税收、整理村财政、调整战勤、进一步推动财经统一等决定。会议为解放区发展财经工作指明了方向,为建立统一银行、发行统一货币奠定了基础。我党统一财经、货币的工作由此拉开帷幕。 

三、华北财经办事处

华北财经会议期间,解放战争形势迅猛发展,华北各解放区大体上己连成一片。但各解放区在财政经济和货币金融方面相互独立、各自为政的状况严重束缚着解放区的经济发展,并对解放军跨区作战造成障碍。因此,经中央批准,成立了统一管理华北财政经济工作的办事机构——华北财经办事处,着手统一华北各解放区财经政策,调剂各解放区财经关系。

1947年4月16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华北财经办事处并任命董必武为主任。

1947年4月,华北财经办事处在平山县夹峪村成立。

1947年8月1日,董必武拟定《华北财经办事处组织规程》上报中央。  

1947年12月11日,董必武写给毛泽东主席和中央领导的信函,详细报告了受命主持华北财经办事处工作情况及筹建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统一货币的步骤等问题。

1948年4月华北金融贸易会议后,根据党中央指示,华北财经办事处撤销,同时成立中央财政经济部负责财经工作。1948年10月21日,董必武给党中央、毛主席写信,报告华北财经办事处工作结束的情况。

从1947年4月成立到1948年4月撤销,华北财经办事处遵照中央的指示和华北财经会议决议的精神,做了大量工作,积累了丰富的财经管理经验,肩负起了战时“财经内阁”的神圣使命,对解放战争的顺利推进及以后新中国经济建设架构的形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四、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

1947年10月8日,中共中央批准董必武上报的“组建中央银行,发行统一货币”的电报,并同意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的名称。据此华北财经办事处成立了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正式开始了中国人民银行的筹建工作。

1947年9月14日,华东局工委负责人张鼎丞、邓子恢致电华北财经办事处:“建议立即成立‘联合银行’或‘解放银行’,以适应战争,愈快愈好。”

收到华东局的电报后,董必武同志一直考虑中央银行的名称问题。晋察冀边区银行副经理何松亭与南汉宸商量后建议统一的银行名称叫“中国人民银行”。在广泛征求意见后,董必武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名字好,既表示这是人民的银行,又适应将来作为新中国国家银行名称的格局,遂报请中央批准。他说:新创建的全解放区银行的名称,不仅要考虑目前的货币统一问题,还要和将来建立人民共和国联合起来,使其成为将来的国家中央银行问题。所以叫“联合银行”、“解放银行”或“全国解放银行”均与将来发展不相适宜。用“中国人民银行”名称,既表示这是人民的银行,又有别于蒋介石政府的中央银行,也不失将来作为新中国国家银行名称的格局。

1947年10月2日,经刘少奇同意,董必武致电中央建议:“组建中央银行,发行统一货币”,并提议银行名称为“中国人民银行”。

1947年10月8日,中央复电同意使用“中国人民银行”名称。中央复电草稿上第四个问题强调:“根据上面各种情况,目前建立统一的银行是否过早一点(进行准备工作是必要的,至于银行名称,可以用中国人民银行)。” 在这个草稿上,关于银行的名称,是反复修改过的。先是:“用中国解放银行或中国人民银行”;后改为: “可以用中国人民银行”的字样。董必武认真研究了中央复电批示精神后,决定成立“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

1947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在西柏坡夹峪村成立。

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以南汉宸为主任,并抽调晋察冀边区银行的副经理何松亭、发行科长石雷参加筹备处工作。后又陆续调来了武子文、秦炎、孙及民、王厚溥、武博山。1948年2月,又从北海银行调来赵善普。

五、华北金融贸易会议与华北财经委员会

1948年3月,经中共中央批准召开了华北金融贸易会议,专门讨论整理地方货币、创立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统一货币问题。最后确定采用逐步原则,在解放区实现货币统一。 随后成立的华北财经委员会为推进财经货币统一作出了一些具体部署。

1947年l1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石门,在石门市建立了第一个以城市为中心的人民政权。1947年12月26日,石门市人民政府发布通知,将石门市更名为石家庄市。

1947年12月华北财经办事处通知各边区财办《请于明年金融贸易会议前检送各项材料信》。1948年2月11日中央工委下发华北财经办事处召开金融贸易会议的通知。

1948年3月25日,华北金融贸易会议在石家庄召开。华北金融贸易会议是五大解放区都参加的会议。在讨论到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和发行统一货币的问题上,与会代表都认为是必要的、迫切的。但是同时认为,货币的统一与财政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党政领导机关、财政还没有统一,以及西北、山东正在进行紧张战事的情况下,把各解放区银行和货币发行权完全统一起来,有着很多的不便和困难。所以,会议决定,根据不同地区不同的情况,实行不同的办法,来逐步达到统一解放区货币的目的。

华北金融贸易会议上讨论并通过了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起草的《中国人民银行组织纲要草案》,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建立进一步夯实了基础。

根据各区代表意见,华北金融贸易会议最后决定,根据不同地区不同的情况,实行不同的办法,来逐步达到统一解放区货币的目的。经董必武批改后,会议最终形成《金融贸易会议综合报告摘要》,并报中央批准。

1948年8月6日,中共中央批转金融贸易会议综合报告给各中央局的指示。

1948年4月,中央机关移驻西柏坡,华北财经办事处撤销。6月,中央财政经济部成立,董必武任部长,薛暮桥任秘书长。

1948年9月,中央在西柏坡召开“九月会议”,毛泽东指出:金融工作、货币发行必须先统一, 行政上的统一,要成立华北财政经济工作委员会,由它来下命令。

1948年10月6日,中共中央致电各解放区中央局、分局:成立华北财经委员会,由董必武任主任, 薄一波和黄敬任副主任,负责统一华北、华东、西北三大区的财经工作。

华北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为推进财经统一作出了一些具体部署,并确定1949年1月1日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币。与此同时各解放区的金融货币统一工作也在顺利推进。

六、解放区财经货币统一

华北金融贸易会议的召开,极大推进了解放区财经货币的统一进程。按照逐步统一原则,先是西北、华北、华东解放区内部的银行、货币合并,继而三大解放区之间,也实现了货币的相互流通。

西北解放区金融统一:1948年1月,晋绥边区与陕甘宁边区合并为西北解放区,相应西北农民银行与陕甘宁边区银行合并,合并后名称仍沿用“西北农民银行”,使用西北农民银行币。

华北解放区金融统一:1948年5月,晋察冀解放区与晋冀鲁豫解放区合并为华北解放区。

1948年9月26日华北人民政府在石家庄成立。董必武当选为主席,薄一波、蓝公武、杨秀峰当选为副主席。

1948年9月27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秘总字第一号布告,宣告华北人民政府成立。

1948年4月,晋察冀边区银行和冀南银行分别搬到了原石家庄市中华北街11号的“小灰楼”合并办公。

1948年10月1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金字第三号布告,宣布华北银行成立。

1948年10月1日,晋察冀边区银行和冀南银行合并,成立了华北银行,南汉宸同志为总经理,使用冀南币。同期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也迁到小灰楼。华北解放区金融统一。

1948年11月,华东解放区华中银行并入山东北海银行,使用北海银行币。华东解放区金融统一。

到1948年11月底,全国各个解放区除中原解放区、东北解放区以及冀察热辽解放区各自为独立的货币体系外,在华北、西北、华东三大解放区已经初步完成了货币统一工作。至1948年底,全国共有6个解放区银行:西北农民银行、华北银行、北海银行、内蒙银行、东北银行、中州银行。

七、第一套人民币的设计与印制

随着解放战争的节节胜利和统一财经、货币工作的顺利推进,人民币(当时称“新币”)的设计、印制工作也在加紧进行。

1947年9月,在南汉宸的陪同下,董必武到河北省阜平县南峪村考察了晋察冀边区财政印刷局,并于同年10月给该局正式下达了设计、印制人民币的任务。

1947年10月,根据董必武和南汉宸的指示,晋察冀边区印刷局局长王文焕推荐具有丰富设计雕刻经验的王益久(负责正面)和沈乃镛(负责背面)担负了人民币的设计任务。王益久原是旧政府的图案设计人员,张家口第一次解放后参加革命,在晋察冀边区印制局担任图案设计工作。先后设计过晋察冀边区银行纸币、冀热辽版边币。中州农民银行纸市、西北农民银行纸币等等。1947年11月中旬,王益久和沈乃镛将几种版别的票样画稿设计出来。按中外惯例,票面上绘有毛主席像。当绘有毛泽东头像的第一套人民币设计票版报请中央审查时,被毛泽东婉言谢绝。他说:“票子是政府发行的,不是党发行的,现在我是党的主席,而不是政府的主席,因此,票子上不能印我的像。” 

 接到中央关于毛泽东不同意在人民币上印他的像的批复后,董必武与南汉宸商议人民币票版图案设计问题。最后确定新币设计改为反映解放区工、农业生产的图景。随后,南汉宸请董必武为重新设计的第一套人民币题写行名。当晚董老坐在案前闭目定神构思良久,方才提笔蘸墨,工工整整写了楷书“中国人民银行”及 “中华民国”、“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万”、“圆角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等字。而且写了一幅又一幅,摆满一地,第二天一早,与警卫员刘国安同志详细审慎地选择了最为满意的一幅交给南汉宸。已发行的第一套人民币, 除东北版壹仟圆“二马耕地”外,其行名、汉字纪值、纪年都是董老所写。



1948年8月初,由王益久、沈乃镛设计的首批人民币样稿顺利完成。8月21日华北银行上报中央《关于发行中国人民银行券的补充意见》,对人民币的发行比价、票版面额、发行步骤、发行数量、印制计划等问题都作了详细报告,并附有5个品种、7种版别的人民币设计样稿。经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审核、圈阅、批准后,首批人民币样稿被立即送往各印制局制版印刷。

1948年5月,华北银行第三印刷局正式接到设计、印制第一套人民币的任务。主要设计人员有藏文卿、王一凡、张怀正等,主要雕刻人员有翟英、杨琦等。在该版十元券设计过程中,为保密起见,由翟英(农民出身)、杨琦(工人出身)担任模特。

1948年10月3日,中共中央致电各大区和董必武:决定中国人民银行新币与冀钞和北海币的比价为1:100,由华北财经委员会指导中国人民银行负责计划,印制十元、五十元、一百元三种面额人民币。在年前争取完成50亿元新币的印制计划。

第一套人民币设计进行的同时,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处也在紧张准备钞纸、油墨等材料,在委托东北银行代购一万令钞纸的同时,又先后在冀中、山东等地调运了大批模造纸和道林纸,为人民币的生产做好了相应的物资准备,并对各解放区银行的印钞厂进行了改组,对首批三种面额人民币的印制进行了分工。

因当时东北解放区印钞能力和技术比较先进,在征得中央同意后,董必武致电东北局,委托其代为印制500、1000元大额新币。数量为一万令纸,总额为2240亿元。

设在佳木斯的东北银行印钞厂具体承担了印制第一套人民币大额钞票的工作。因交通运输问题,该厂印制的第一套人民币没能赶上第一批发行,而是在日后陆续发行。

首批人民币印出后,被立即送往西柏坡,由董必武面呈毛泽东审阅。毛泽东望着崭新的人民币高兴地说:“人民有了自己的武装,有了自己的政权,现在又有了自己的银行和货币,这才真正是人民当家作主啊!”

八、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与新币发行

1948年底,辽沈战役胜利结束,东北野战军迅速入关,平津战役和淮海战役已经展开,决定中国命运的大决战胜利在望,平津解放指日可待。在财经工作方面,各解放区财经、货币统一逐渐完成,中国人民银行筹备和人民币设计印制工作基本就绪。为此,中共中央决定,把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和开始发行人民币的时间,从原定的1949年1月1日提前为1948年12月1日。

1948年11月,四野解放东北全境之后百万大军全部开进关内! 对天津等地实行了围而不打的战略包围!革命形势发展十分迅速。 面对这一形势!周恩来打电话给南汉宸,让他赶紧动员一切力量发行全国统一的人民币! 

根据周恩来的指示,1948年11月18日,董必武在主持华北人民政府第三次政务会议时临时增加了一项“银行报告: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统一货币问题”的议题。

1948年11月22日,董必武签发了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统一货币的训令。

1948年12月1日华北人民政府布告(金字第四号):成立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币。

1948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在石家庄市原中华北街11号的“小灰楼”宣告成立。同日上午九时,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发行处在此将新印制的第一批伍拾元券人民币交付前来取款的平山县银行。至此,人民币正式开始发行。人民银行的成立和人民币的发行, 是解放区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人们欢欣鼓舞, 奔走相告。当年新华社记者夏景凡兴致勃勃地走上街头, 采写了《新币发行的头一天——石家庄街头特写》的通讯, 刊登在当时《人民日报》上:“ 石家庄分行早上一开门, 就有人挤进去要新币50元券、20元券、10元券样子看, 人们有一种先睹为快的心情。提款的人都要求搭配一部分新币, 一个提款的商人, 当他拿到新币时, 看了又看, 最后把它包在手巾里往腰里一装, 拍着口袋说: “看! 这多方便。”, “ 这一天, 分行显得异常热闹, 银行员工大有应接不暇之势, 当人们第一次拿到新币时, 总是反复地凝视着, 记者问他们有什么感想, 一个穿工人装的指着刚拿到手的两张新币说: “我看不久就有领导全中国的中央人民政府了。”, 当天上午9 时, 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科科长石雷, 在与前来领款的同志商量后, 换下了标有“ <ⅠⅡⅢ> 00000001” 号的我国第一张50 元券人民币作为永久留念。

当日,中国人民银行总经理南汉宸对石家庄日报采访记者说:“由于各大城市次第解放,各解放区完全合成一片,统一的新货币的发行,已证明是刻不容缓。”他说:人民政府不但对人民银行新币负责,而且对一切解放区银行过去所发行的地方货币负责。将来我们收回地方货币时候,一定按照现在所规定的比价收兑,兑到最后一张为止。”他还说:“我们解放区的货币与国民党的纸币截然不同。国民党实行所谓‘货币改革’,目的是在掠夺人民,加速通货膨胀;而我解放区完成货币统一工作,则为便利物资交流和生产的发展,且使我们的货币更加巩固。” 

当晚,南汉宸在石家庄花园饭店宴请华北人民政府和石家庄市党政领导以及参与筹备人民银行的同志们,共同庆祝中国人民银行的诞生。宴会前南汉宸说:“我们这一边是胜利,是巩固和发展。国民党那一边是失败、崩溃和灭亡”。表达了对胜利和解放由衷的喜悦。

中国人民银行总经理南汉宸,副经理胡景沄、关学文。新成立的中国人民银行共设五个处,共有职工126人,以货币发行和经理财政库款为主要工作。

1948年12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庆祝中国人民银行成立。 

1948年12月7日人民日报社论: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币。

1948年12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通知(总秘字第一号):启用中国人民银行印信。

1948年12月12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通知:票样管理暂时办法。

1948年12月16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令(总秘字第二号):各区分行及分支机构启用新行名及印信。

1948年12月18日,华北人民政府发布训令:明年1月1日起以中国人民银行钞票为财政税收本位币。

1948年12月29日发布的《关于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新币的宣传提纲》。

1949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发行处编印《真假票识别办法—冀南银行券、北海银行券》。

1949年1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函:为函复各解放区发行之地方币制详情。

1949年2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通告(总发字):50元券更换颜色。

1949年3月,中原临时人民政府布告:成立人行中原区行,发行中国人民银行钞票。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司令部布告:以中国人民银行钞票为本位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的成立和第一套人民币的发行,在中国金融货币史乃至中国历史上都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它宣告了新中国国家银行的诞生,奠定了新中国本位货币的基础,对新中国建立前后的经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终结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极端混乱的金融、货币制度;标志着新中国统一、独立、稳定的社会主义货币信用体系的确立。

九、旧址回收与修复

历史的选择使小灰楼成为中国人民银行创立和人民币开始发行的见证。其后几十年,小灰楼几经风雨,历经沧桑。在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和有关各级政府的重视、支持下,经过央行人及各界有识之士的不懈努力,小灰楼终获抢救,浴火重生。

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小灰楼

小灰楼建于中华民国二十九年,由日伪华北建设总署建造,是日伪华北建设总署和石门河渠工程处的办公楼。抗战胜利后,是国民党先遣军司令侯如庸的司令部。石家庄解放以后,是中共石家庄市执行委员会的办公所在地。1949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迁往北京后,小灰楼移交给当地驻军。后曾被出租,作为歌剧院、洗浴中心、饭店等娱乐餐饮场所,建筑格局也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原河北省分行、河北省钱币学会、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就开始进行收回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的工作。省内人大、政协有识之士也先后提出过收回旧址作为传统教育基地的议案。

1999年、2001年,小灰楼分别被石家庄市和河北省政府确定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4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石家庄房地产管理处与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签订了房地产置换合同,同意将小灰楼移交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2006年10月13日,正式办理产权交接手续。2009年3月、5月,石家庄市国土资源局和房产管理局分别给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颁发了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的土地使用证书和房产所有权证书。从2008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开始对小灰楼进行修复建设。修复后的小灰楼恢复了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的原貌,还布设了中国人民银行成立、人民币、红色政权货币、河北历史货币四个展厅。

2009年1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旧址纪念馆暨河北钱币博物馆正式开馆。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马德伦,河北省政府副省长孙瑞彬出席剪裁仪式并讲话。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王景武主持典礼。出席开馆仪式还有省长助理、省金融办主任江波,省政府副秘书长于万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景武,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副行长邵延进及省有关部门负责同志;石家庄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栗进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孙万勇及市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人民银行总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中国人民银行天津分行、有关兄弟省市分支行负责同志;河北省银监局、证监局、保监局负责同志以及省市有关金融机构负责同志。

今日的小灰楼以其深厚的历史根基、丰富的文化底蕴、鲜明的主题特色,成为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基地,社会公众了解金融、央行的窗口,传播货币文化和钱币知识的平台。

结 束 语

以小灰楼为起点,中国人民银行已经走过半个多世纪的历程。半个多世纪,中国人民银行从成立走向辉煌,人民币从小灰楼走向全中国,冲出国门……

时光可以流失,历史不能忘记!先辈们用生命、鲜血和汗水铸就了新中国金融事业的根基,建立了可歌可泣的丰功伟绩,我们有责任永远记住并怀念他们。

历史的车轮不会停歇。老一辈银行家们的光辉事迹和奉献精神,必将激励新一代金融人为新时期中国金融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贡献,谱写中国金融事业未来更加辉煌的篇章!小灰楼是起点,但金融人前进的步伐,永无终点!

历史选择了小灰楼!小灰楼把希望和未来交给了我们……

文章来源:中国人民银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