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手话别语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挽手话别语网 » 园艺

党支部给我来了一封信

“李璋浩,这儿有一封你的信。”院子里响起了值班员的声音。

有我的信?谁会给我写信?每周和父母手机联系一次,该说的话都说过了,况且老爸老妈也没有写信的习惯。难道是入伍前的朋友写的?更不可能,都这个年代了,谁还会有心思写信呢?何况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地址……带着满脑子好奇与疑惑,我朝着值班员飞奔过去。

打开信封,里面是写满了两页纸的信,一看落款,竟然是雷达站党支部。我恍然大悟:原来这是站党支部给我们的回信!

前两天,班长让我们写出现在最烦心、最担忧、最矛盾的事情,并指出连队工作上的不足。啥?挑连队的毛病?大家小声议论,有人说写了也没人看,看了也没人管,只是走形式而已。不过,我还是诚恳实在地写了很多。还别说,写之前有顾虑,写完后却很放松。

因为刚到站里不久,艰苦的环境、陌生的岗位、严格的训练,使我的情绪波动很大。有时候很想找人抱怨,找人宣泄,但害怕说错话;加上对连队的一些规定和干部骨干的有些做法有不同看法,想反映又怕挨批,憋在心里特别难受,经常心神不宁。

支部的回信,不仅解答了我的疑问,对我表现出的压力与不安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细致的疏导,还采纳了我提出的意见建议,并表示会积极改进。

站部到战士宿舍的距离只有10米,没想到支部却用书信这种特殊方式回应士兵关切,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捧读这封信,我在心里说:被重视、被关心、被需要的感觉,真好!

(王钰凯、姜宠泽整理)

党支部给我来了一封信